漫畫人集 舊情綿綿 好料推薦 漫畫特區 e言e語
七人漫話 製作小組 綜合資訊 說畫人 漫人自畫
座談會 聯絡我們 海外訊息 大人玩偶
  您在這裡:首頁驚動漫畫網座談會 
  黃玉郎交流會

黃玉郎交流會記錄
2001-12-14 17:02:12 MYT

馬榮成交流會

馬榮成與大馬漫畫人
交流會記錄

2001-12-14 16:56:22 MYT

座談會(2)

突破,突破,
尋求突破……

2001-04-25 17:08:03 MYT

媒體商家漫畫人
接觸交流求突破

2001-04-20 23:59:53 MYT

談談笑笑一個下午
2001-04-20 21:13:03 MYT

速描
2001-04-20 21:13:01 MYT

座談會(1)

座談會全文
(現場錄影)

2001-04-06 20:20:54 MYT

尋回漫畫人的足跡
2001-04-04 17:46:07 MYT

市場面對嚴峻挑戰
2001-04-04 17:45:25 MYT

畫頁
2001-04-04 17:44:46 MYT

速描
2001-04-04 14:31:59 MYT

 
馬榮成與大馬漫畫人
交流會記錄
updated:2001-12-14 16:56:22 MYT

香港著名漫畫家馬榮成,在2001年12月2日,於八打靈再也星洲日報總社禮堂,與40名大馬漫畫人進行了一場交流會。受邀出席的漫畫人非常踴躍,他們與馬榮成大談漫畫理想,所面對的創作困境等,無所不談。

這項名為《創造英雄的人‧馬榮成與大馬漫畫人之約》的交流會,是由香港天下出版有限公司、《星洲互動‧驚動漫畫網》、星洲日報、TheOneAcademy及長青出版有限公司聯合主辦。

出席者如下Tan Chin Thiam、Ben、周國強、甘承耀、蔡均利、陳耀龍、BLUE、Ah Tuck、Adonis、Aliow、郭豪允、張正謙、張富昌、陳永發、李偉然、楊孝榮、林鉅秦、史美星、林詩敏、陳靖岳、徐有利、呂壽聰、俞德業、白德良、蔡再鴻、周滿輝、劉錦漢、邱志歆、黃益祥、蔡偉雄、羅健山、梁海煜、李瑞長、王敬城、張貴淙、林俊傑、顏振利、張開振、劉俊文、廖永定及陳國勝。

馬榮成,以下簡稱馬。
主持人——星洲互動網站記者鄭佳敏。


馬:(今天)有這麼多漫畫人坐一起,香港沒試過。大家都喜歡漫畫,可以很輕鬆的談一談。我也想通過這交流會,瞭解大馬畫的漫畫。漫畫不止是畫而己,還有市場問題,(你們可以)現場發問,最後才提自己的問題。(交流問題可以是)如漫畫家很難找(出版商)老板用稿,所面對的問題,歡迎談談。

主持人:從你所看過馬來西亞的漫畫制作中,有沒有哪幾本給你深刻印像,或有甚麼評語?

馬:我剛才在車上約略看過,有幾本漫畫,譬如sot sot,很“馬拉”(馬來西亞)式,畫風很多,與香港不同,是好的變化。我發現很多地區都受日本漫畫影響。證明(大馬)有自己的路可以走。我們香港(漫畫)不像日本(漫畫),所以才會在東南亞市場有立足之地。如果和日本一模一樣,不如看日本漫畫。我看到台灣也有這個問題。他們很受日本漫畫影響。他們的畫功很強,可惜畫家畫出來的太像日本漫畫。其餘有一兩個(大馬漫畫人作品),都有些印像,有一點點香港化。其他沒仔細看,所以不能下評語。

主持人:漫畫人有何意見,sot sot有話說嗎?

馬:(我們)不一定要講漫畫,也可講苦處或訴苦。(現場聽到:苦況講也講不完,引起大家哄堂。)

郭豪允:一路來,你未停止創作,如何維持那股熱誠?有沒有曾經停止漫畫的念頭?

馬:說真的,我從未停止畫畫。因為小時候就不斷的畫,玩完就畫。年輕時,和幾個志同道合的朋友,在天台租個地方畫畫,結果只顧著玩,卻甚麼都沒畫,日玩夜玩,至到20多歲時,開始畫《中華英雄》開始,就日畫夜畫,一直到現在,好像沒停止過。

郭豪允:那如何安排時間?

馬:我沒東西做,只是坐在桌前8個小時,我都覺得自己是在畫畫。我試過去計算時間,計算自己用多少時間去完成一幅畫。結果發現不要把時間放得那麼寬。如果畫不出東西,就覺得自己是白坐。

郭豪允:有沒有限自己一天完成多少張畫?

馬:那就沒有,不過就限自己在兩週內一定要畫完一本書!死人都要!(哄堂大笑)

蔡均利:工作量放在那裡比較多?《英雄無淚》或是《風雲》?

馬:當然是《風雲》。因為這本書從故事創作、畫畫、審稿、電腦處理,我會由頭到尾跟到足。《英雄無淚》參與的部份是創作故事情節比較多,早幾期的會要求較嚴謹。主要是掌握故事的走向,不過我還是放在《風雲》較多時間。

郭豪允:《英雄無淚》的情節題材很新,尤其是“同志”(同性戀)那方面。那你又有何看法,因為你從未接觸這樣的題材?

馬:我想我還是最喜歡“英雄”那方面的(東西)。因為揣摩英雄的人物比較深,《英雄無淚》比較感性,內心戲比較多。不過我不會把《英雄無淚》的同性戀情意結放在《風雲》裡面,這樣行不通。古龍原著的小說隱約有寫到,我們只是著墨多點,比較完整,比較清楚方式描繪。

陳國勝:馬仔,香港兩週一期的刊物,會不會太多?我現在很少看(香港漫畫),即使是日本漫畫也一樣。(發現)沒有另類的漫畫,(故事內容)大同小異,引不起閱讀的興趣,而制作方法、故事情節已可預見。

馬:其實《風雲》(的出版)已算慢了,兩週才出一期,其他全是周刊。《風雲》有30頁,平均每天才兩頁,算少,加上有很多市場因素,(香港漫畫)不能與日本漫畫比較。如28頁都是講這麼少東西,我看不要說你們,連香港的讀者不會買,我們就無法立足。這是我們與日本漫畫不同之處。是,我們的漫畫單一,若我們也寫《七龍珠》,我們死了很久,沒市場,也沒有我們的特性。特性很重要,為何台灣已有這麼強勁的日本漫畫市場,我們也在十大賣座之內,因為我們有特性。加上台灣是華人的地方,華人怎樣都有武俠的需要。無可否認,我們的技法同出一轍,而且很接近,因為《中華英雄》和《風雲》都是用同一種技法。加上這麼多年來,《風雲》在香港都是賣座的漫畫,因此(畫風)都受到影響。

陳國勝:以前出的書比較重,現在比較輕,為何有這樣的情況?我覺得(出產)少的東西比較珍貴。

馬:你們不喜歡嗎?認為書出得太多?其實我覺得書出少不是珍貴。這是藝術家的感覺。我覺得做漫畫,應用畫去和讀者多接近。一個月才畫那幾格漫畫,我(讀者)都不認識你,都不懂你在講甚麼。四格漫畫可以說的東西有多少?一本漫畫有90格,可能(要講的內容)都講不到那麼多,加上一些動作。我經常和別人說,做漫畫幾個月才出一本書,當畫冊就可以,不是漫畫。漫畫除了畫公仔,還有許多故事要和讀者分享。畫多是沒影響,但不是超級多,要視自己的能力,在能力在自己掌握的範圍最好。

黃益祥:《風雲》兩個星期出一本,但目前你人在大馬,我很有興趣知道你怎樣安排時間即將出版的《風雲》。因為你需要負責故事、起稿及其他工作。

馬:我雖人在大馬,其實在一個月前,即未來大馬之前,我已留下一期20頁的稿,還有剩餘10頁稿要做。在我星期一回香港後,最遲星期三晚上,我就要完成所有包括助理已處理、電腦完工的東西,星期四就要拿去印刷廠,星期五早上就要出版。實際上,還有3天的時間。那這幾天我在酒店裡,我就‘圈稿’(做構圖)即在腦海中先做。不過故事之前我們已完成。所以週一下機後,就要趕回公司日以繼夜的做完10張稿,再次審查前20張的手尾。整個流程就是這樣,很急(吃緊)。

蔡均利:據知你將會和文化傳訊合作再出《中華英雄》。其實未來的日子,你會不會再拿回《中華英雄》重出?成數高嗎?

馬:其實畫《中華英雄》有幾個問題,《中華英雄》我有(重大)責任,最低限度要好過《英雄無淚》。雖然心很想,但力不到……。不是我要不要畫,而是很難去協調……最重要的一點是,出版後的《中華英雄》版權不屬於我的,如果簽了,版權都不屬於我的,我是絕對不畫的!錢不是問題,但如果東西畫完卻不屬於自己,我是不做的。拿《倚天屠龍記》來說,我付版權稅給金庸,過後可能會有人再拿《倚》來畫,但我所畫的原稿是屬於我的,以後如果還要再出,再付稅給金庸,這很合理。因為我們這些漫畫人如果不尊重版權,我看我們也不做。

史美星:大馬有三大民族,漫畫市場已有港台等地方的漫畫,如果換作你,你會如何去開拓大馬這個漫畫市場?

馬:我想漫畫很少說是為了單一的市場而做,因為各個地區有它本身的文化,大馬、中國、香港、台灣都不同,所以沒辦法遷就那一方面,通常以自己做中心,認為那個是好的就是那個。譬如台灣人比較少旁白文字,因為他們習慣日本漫畫方式,但香港讀者會認為賣港幣14元,文字這麼少。總括來說,我們會注重香港的市場,才顧其他的市場。台灣目前也接受香港式的漫畫。有些看外國漫畫,也有不同的表達方式,看漫畫的人,慢慢會選擇他喜歡的類型……如喜歡看日本漫畫,那日本漫畫一定有它本身的優點。我也喜歡很少旁白的漫畫,但出版商會告訴你:馬先生,只有藝術,這樣不行哪!我也喜歡藝術,但要在市場和藝術取個平衡點。

郭豪允:以往天下公司會挑選海外漫畫人在香港當助理,如果有機會,天下會再次這麼做嗎?

馬:對於這,我有些話要說。我是漫畫人又是出版商。一些漫畫新人常說沒機會(出漫畫),做出版的又說沒人才。那問題到底到那裡?曾和一間大型出版社談過,他們說很頭痛,(向漫畫新人)催稿催到頭痛,甚至痛哭。這樣做老板是賠錢的,我們給錢買下一個地盤(版位),漫畫仔(還未成名者)他們是很努力,喜歡就畫幾頁,接著下一期就交不出,這些人可以做藝術家,但出版商要向讀者交待。我們曾試過請10位漫畫新人,喜歡就交稿,不喜歡就黑口黑臉,催稿很辛苦。我們都希望讀者可以接受新人……漫畫新人個個要有尊嚴,出版商給了錢,給了機會,(漫畫新人)卻沒有盡責,讓人心都涼了一截。目前台灣新人漫畫市場,越來越少,不斷在萎縮,而且投資者都虧錢虧到哭。很多都不再投資下去,香港也是這樣。(出版商)用了許多人力物力,(幫助新人)策劃,還要催稿,還要(幫他)想情節,結果卻不是這麼回事。我不懂在座有沒有這樣的漫畫人,其實漫畫人應和出版商多一點溝通,一起去面對(問題)。我想漫畫不是畫給一人看或一千人看,漫畫要給多人看。若講個人享受,就不要做漫畫,我想出版苦況就在這裡。你問會不會再培養新人,我想整個市收緊了,尤其是漫畫新人的市場。在香港的漫畫新人,先出單行本,還要自己承擔責任,如果兩期不好賣就收……

郭豪允:你還有培訓新人嗎?

馬:1年前,在台灣有和幾個漫畫人合作,不過他們是插畫高手……事實上這次在大馬的畫展,他們也幫了很大忙。我想,應該取其之長吧!說回香港,在電腦美術方面,也有很大的進步,在東南亞地區可說是進展最快。這一年來,在大陸有100個助理,原因是青黃不接,香港的漫畫助理越來越不行……畫畫要長進間練筆,才可以,不是一時三刻,需要很長的時間去練筆。我在深土川的100名助理,就很有耐心……很多行業可用先進的角度來看,但作業的方向,是靠‘守、作’。香港的年輕人物質太多,不是全部年輕人都是愛享樂,但(用功的人)太少,不足於支撐整個行業……。

Ben:你在甚麼情況下,會和其他漫畫主筆合作?

馬:我不是遇到(特殊)情況才會找人合作。如果對方有些新點子、新創作,有它的特性。每個人都有他的特性、優點。至於我會不會面對瓶頸,我不會。如果有這種情況,我想是鑽牛角尖。因為我們幾乎每天都交稿,要盡這個責任。點子一定會有,只是看滿不滿意而己,這是已成為一種習慣了……真的想不到東西,就睡一會,明天就要出版的話,多差都要放下去。(哄堂大笑)

Kenny:剛才你談到(漫畫)市場的萎縮,你會如何去克服這困境?刊物減價或贈送紀念品給讀?

馬:(在目前情況下)常和公司的人說,在這個時候,大家不要偷懶,做好自己的本份。所謂本份是自己能夠掌握的,難道你要跑到街上叫別人買你的書嗎?不能的,你只有盡本份,才有機會,但僅是有機會。第二,刊物要準時出版,如果刊物出版不準時,也會影響市場,第三,如送贈品之類的,是我們主動可做到的,我想可以主動做到的東西,都要主動去做好。

馬:你們在畫馬來(巫文)的題材,有沒面對到困難?譬如難於掌握馬來文化?

Sot Sot(發言人):我們以前的上司,會要求華裔漫畫人在作品中,放一些中華神話人物,如孫悟空、哪吒……馬來讀者也有興趣知道這些,譬如節日、禁忌之類,主要是以雜錦漫畫為主,相當好賣。

馬榮成向Sot Sot雜誌的代表,瞭解了一些關於馬來讀者的興趣後,他建議本地漫畫人不妨放眼這個馬來讀者的市場。他認為這是一個很大的市場,可以配合讀者的興趣,開拓新的漫畫市場。

長達一個半小時的交流會,由馬榮成的總結告白結束。

馬:抱歉,我個人比較主觀,所以說話也很“實”(說硬話),不留餘地也有,希望大家不要介意,不過這都是我衷心的話語,也是漫畫人應正視(的問題),包括市場,自己處事的方法,就這樣,謝謝。 (星洲互動‧整理:張麗玲‧2001/12/14)


  • Maxis 012 註冊用戶可通過手機訂閱《星洲簡訊》新聞配套。訂閱24小時後開始為您傳送最新消息!方法:輸入BUY SINCHEW傳到26000,月費RM5.00,更多配套按這裡
  •  
    私隱政策聲明 | 導航 | 輔助 | 關於我們 | 聯絡我們 | 漫畫網簡介
    星洲互動有限公司◆版權所有◆不得轉載 Copyright © 2004 Sinchew-i Sdn Bhd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