漫畫人集 舊情綿綿 好料推薦 漫畫特區 e言e語
七人漫話 製作小組 綜合資訊 說畫人 漫人自畫
座談會 聯絡我們 海外訊息 大人玩偶
  您在這裡:首頁驚動漫畫網座談會 
  黃玉郎交流會

黃玉郎交流會記錄
2001-12-14 17:02:12 MYT

馬榮成交流會

馬榮成與大馬漫畫人
交流會記錄

2001-12-14 16:56:22 MYT

座談會(2)

突破,突破,
尋求突破……

2001-04-25 17:08:03 MYT

媒體商家漫畫人
接觸交流求突破

2001-04-20 23:59:53 MYT

談談笑笑一個下午
2001-04-20 21:13:03 MYT

速描
2001-04-20 21:13:01 MYT

座談會(1)

座談會全文
(現場錄影)

2001-04-06 20:20:54 MYT

尋回漫畫人的足跡
2001-04-04 17:46:07 MYT

市場面對嚴峻挑戰
2001-04-04 17:45:25 MYT

畫頁
2001-04-04 17:44:46 MYT

速描
2001-04-04 14:31:59 MYT

 
突破,突破,
尋求突破……
updated:2001-04-25 17:08:03 MYT

“出版屬於自己的漫畫集”,是多位本地漫畫人的夢想!讓本身的漫畫作品有曝光的機會,是新漫畫人急於尋找的出路。但是,想出漫畫集者,卻面對著不知如何著手的困境。印刷、發行、市場……,門兒在哪裡?想讓作品曝光者,卻沒有管道,沒有“介紹人”。怎麼辦?怎麼辦……?

如何走出框框,突破窘境,《平面媒體漫畫尋求另一個突破》座談會探討這類問題!

《星州互動‧驚動漫畫網》於4月14日舉辦第2場漫畫座談會:《平面媒體漫畫尋求另一個突破》,和3月31日第1場座談會一樣,我們再次以文字、錄影、速寫和圖片記載。

這場座談會由本網站主編黃輝聰(駱駝)主持,邀請了6位本地漫畫人、出版商及批發商出席,他們是:方福庭、周國強、白德良、呂壽聰、林大凱及徐有利。針對這課題,各出席者提出自身的經歷及意見,讓大家有個“突破”的參考模式。

黃輝聰(簡稱黃):《星洲互動》主編兼超級漫畫迷,漫畫朋友稱他駱駝。
方福庭(簡稱方):《連發書店》創辦人,也是《年誠企業有限公司》及《建源有限公司》的董事經理,全馬最大的漫畫批發代理商。
周國強(簡稱周):曾是漫畫人,現專注制作和出版本地創作漫畫。
白德良(簡稱白):任職馬來漫畫出版社《GEMPAK》雜誌的美術及制作總監。
呂壽聰(簡稱呂):漫畫作品《榴槤公主》,現是星洲集團美術員。
林大凱(簡稱林):單格漫畫高手,作品內容灰諧有趣,也是一名戲劇導演。
徐有利(簡稱徐):積極創作的漫畫人,著名漫畫作品《哥妹倆》,現是聯營出版社美術員。

■駱駝:“我們真希望能辦一場比賽,不過這個是要……。”
黃:我們先從漫畫代理商、入口商開始,之後再聽聽漫畫人的意見。題目《平面媒體和互動網站之間,尋求另一個突破》好像太抽象,我們把它改一改,換成《平面媒體漫畫尋求另一個突破》。平面媒體漫畫,就是印刷的漫畫,如何尋求另一個突破。

徐:平面媒體也可以指出版商嗎?

黃:對,是印刷,就是指紙面的。

黃:本來我們把“平面媒體和互動網站”連接在一起,但是一些朋友可能不太熟悉,可能到最後談出很多雅虎、MSN之類不相關,但又做不出來的東西,所以我們就從平面談起。

這裡先打插一下,漫畫網從最初1月的3000多瀏覽頁次,到最近有一次突然有一天起到8萬多。但很不幸,8萬多的隔天,出了一些技術問題,網友完全進不到星洲互動網站,就等於也進不了漫畫網,瀏覽頁數跌倒很低。

出版漫畫書有各種目的,可能是要對自己的寫畫生涯有個紀念,或者是要賺錢。徐有利向我提起出書先要做市場調查。我們先從有利開始,談談他本身出版《哥妹倆》、在出版社工作的經驗,以及如何“捉住”市場。《哥妹倆》這本漫畫書,我聽說銷量還不錯,是嗎?


徐:第一本還好。

黃:銷量至少不會像很多文人作家般,情況不好。

■徐有利:“‘突破’最重要是讓本地的漫畫界活起來……。”
徐:曾經有一段時間,我在美國工作。1991年我回來馬來西亞,一切都從新開始,在考慮未來要做些甚麼,本身年紀也不小了,應該要有很明確的方向發展。

我問自己有甚麼專長,專長就是畫漫畫,這一直是我的夢想,當時我從未踏進漫畫圈子。我想畫漫畫,可是我向來有注意本地漫畫界,看到很多失敗的例子囉!當時我想,如果我要從事漫畫行業的話,首先我必須進入出版社,去瞭解漫畫製作、出版的過程。

如果瞭解出版過程,對漫畫有很大幫助。1992年,我就在聯營出版社工作。從1992年到1997年這段時間,我主要在瞭解出版行業的操作。1997年開始,對自己有點信心了,就告訴自己,是時候嘗試畫漫畫了。就這樣,《哥妹倆》誕生了。

我主要是以本地市場為出發點。我看到暴力行不通,色情更行不通。如果以比較香港式的體材,有點暴力的,很多本地出版商,甚至報業媒體,都不願意配合。在本地,暴力漫畫很難發展,這是公認的。現在不像以前楊孝榮畫暴力漫畫的黃金時期。最後覺得幽默兒童漫畫可以發展,概念就是這樣來的。


黃:大家可以針對有利的意見,談一談。

■林大凱:“……這些事情不應該由製作人去辦,應該有人配合……覺得很悲哀。”
林:當初你畫漫畫,先去瞭解出版和操作過程。操作過程是指哪一方面?

徐:就是出一本漫畫,要考慮到市場。首先,要“捉”主題,畫哪一類型的漫畫。而且要有把握能在市場有一定的銷量,不是說100%,但至少有個把握、信心。

林:你說的過程,主要不是指瞭解怎樣印刷、做底片、排版吧?

徐:這些也要。

林:這些也要啊?!

徐:對。

林:其實我剛聽了,我覺得有點悲哀啦!這個工作,其實不應該由漫畫人去發掘,這應該是編輯的工作!他既然提出,其實我也有一點點的感受得到,我覺得……,會不會得罪各位?

眾人:不會,不會!

林:因為這些事情不應該由一個製作人去辦,應該有人配合。譬如說我是編輯,徐有利,你畫得很不錯,你要不要我告訴你現在市場上能夠賣甚麼,你能不能配合我做這個?我聽起來,覺得很悲哀。

黃:很多人有這樣的情況,你們認識張映坤嗎?有聽過吧?我與他幾十年朋友,他們當初搞甚麼另類,我看情況差不多也像有利說的。

眾人:老大是嗎?

黃:是……

林:其實,我本身從事戲劇的制作,也差不多是這個模式。我們身邊到底甚麼地方出了問題?

黃:出了問題,人也有問題。以報社來說,編輯不用管報紙怎樣賣出去,因為有一個促銷部。還有市場部、公關部等。有些專替你賣報紙,有些專替你打品牌,打品牌不替你賣報紙的。總之他們會把產品帶去鄉村、學校,會一直替你打品牌。然後還有一些部門是賣報紙的。這是市場的問題,如果沒有龐大的市場,那些市場部、公關部的工作,都不存在了。

■周國強:“要出版不一定是要出版商……。”
周:其實,我們全部還是挖井的。

黃:啊!可能真的是挖井挖了很多年,你說悲哀,但是,假使你本身不覺得那是很傷心的事,就不是悲哀。我當記者、編輯,後來我連底片也插一手,整天看人家印刷,促銷也做過,我樂在其中。哈~後來,我忘了自己是編輯。

周:也是好事啦!也是該瞭解啦!

黃:我曾出席一個策略會議,一個人要發表一個策略。我希望編輯改變想法,做編輯工作的時候,不是祇打標題,而是間接促銷新聞。打的標題要吸引人家來看,因為最終這是個商品,要想辦法把好新聞促銷出去。

這就是多年來接觸很多不同的市場所得來的經驗,我不覺得是悲哀,哈~因為有收入,所以不悲哀。有利,是不是?


林:你剛說的,市場的問題,是市場太大呢?還是市場太小?

黃:不是,如果沒有市場的話,這樣的部門是不存在的。像台灣的唱片製作公司,一定分工分得很細。香港漫畫家黃玉郎,都把作業流程分工分構圖等,因為有市場存在。

林:你剛說這裡的報社分工不夠細,是不是?

黃:不,不……,報紙有龐大的市場。以前市場部做完的工作,現在分到很細,又促銷,又公關,每個部門都有不同的經理,因為已經有了市場。

報紙這份產品已經認為需要有不同的部門去做,送報紙工作的,賣報紙的。我指的市場就是這些。


林:哦,我剛誤會了。

黃:福庭有甚麼看法嗎?

(1.2 MB)(QuickTime)(方福庭)
■方福庭:“沒有人真正去推廣本地漫畫。”
方:對啦!在馬來西亞,中文漫畫的銷售量都相當的小,這是我們所面對的市場問題。在馬來西亞,搞漫畫的要真正生存,要配合馬來文版。

林:其實,不能賣的原因在哪裡?

方:不是說不能賣,祇是說我們這邊人口……。

黃:看漫畫的人口啦!

方:是。

林:如果說看漫畫的人口太少的話,那港、台、日的漫畫書早就死光了。可是,這裡還能繼續賣,我相信人口一定有,問題祇差在“本地”兩個字。那這兩個字,到底甚麼問題呢?作品太差?還是沒有人……。

方:沒有人真正去推廣本地漫畫。

林:對啊!這是一個問題,我覺得市場可以容納,可能是做法的問題吧!

方:譬如說香港和台灣的作品,有一定的市場,怎樣比較,都比馬來西亞的市場大。

如果我們拿馬來西亞漫畫的銷售量和台灣、香港的漫畫做比較,台灣、香港都比我們的銷售量高很多倍。馬來西亞的市場比較起來還是比較小。

林:對。這是為甚麼?這是問號。

方:可能是人口的問題……。

黃:我看有很多問題啦,製作、推廣宣傳、有沒有規範、系統的去推動這個行業。如果有個出版商來開始推動,應由商家先推動,很難叫漫畫人自己去推動。

徐:這點我倒覺得,應該由漫畫人本身先推動,商家他們很難替你推動。

黃:商家和漫畫人推動,漫畫人本身也要付出,這是肯定的。

徐:漫畫人本身的作品,也要有一定素質。如果你沒有素質,出版商怎樣跟你配合,出版商的眼光也不會差到哪裡去,他們一看就知道有沒有問題。

黃:跟報紙一樣,送夜報的報販,報紙好賣摩托也駕得比較快,快快把報紙推出去,還可以賣第二輪。

周:其實跟本地出版商有關,譬如說進口港台漫畫,購買版權出版,太容易賺錢了!因為這是個很容易賺錢的行業,市場很大又多人看。台灣很多公司都有R&D(開發與研究)部門,去發展本地人材。

其實本地很多人材,祇是沒有一個比較正統的方法去做。因為書不是說出第一期,你就可以很好賣,那幾乎是不可能的事。你需要出10期、8期,才開始慢慢熱起來。本地完全沒有機會等這個效應出來,就倒了。


黃:還是要有本地商家推動,嘿~我們把眼光放在方福庭。

周:不過,媒體也扮演著很重要的角色。

黃:媒體方面,我們會盡量配合。上個星期的座談,告訴了出席者,我們會在互動網提供足夠的宣傳。最近,我們也開始在平面媒體上給一些文字報導。

我們最近正在策劃一些新的東西,譬如說用本地漫畫人的作品來呈現一些新聞。才與幾位漫畫朋友談起,是不是年尾時來做個十大新聞,全部由漫畫來呈獻。對漫畫人是個宣傳,最起碼多一些曝光的機會。

像辦這類座談活動,是大家一起進行的,一方面希望搜集更多的漫畫資訊,也讓漫畫人有機會互相交流。是不是能引起市場的注意,那要看商家的配合。我相信由我們做為媒體的來推動,有一定的方便。

壽聰,有甚麼看法嗎?


(1.3 MB)(QuickTime)(呂壽聰)
■呂壽聰:“我沒有出版社的,媒體也沒有……。”
呂:我沒有出版社的,媒體也沒有,以前沒甚麼幫到,現在會把作品做好。如果作品做好的話,出版社、媒體才可以幫忙。機會還是有的。

我覺得華文漫畫市場有很多漫畫,有台灣、香港、日本,太多了。讀者看完一定會做比較,如果我們的東西沒有一定水準、內容,他們看不到甚麼,他們不會看的。就好像不好吃的東西,不會吃的。所以論畫功、水準,他們都有經驗,都很熟悉,如果我們本地要做的話,就做一些跟本地有關係的。


黃:本土題材啦!

呂:編寫方面娛樂性要很高,如果沒有的話,相當難做。以前我畫的時候,是和朋友有興趣就畫,根本不懂市場的東西。單單講學漫畫就是一個問題,拿香港漫畫看著來畫,學了之後,才知道要用甚麼筆來畫。

那時候,要瞭解市場相當難,做久了,認識多點朋友,才懂。我們本身要瞭解,因為我們的情況、環境不一樣,不像外國。我們本地漫畫市場還沒有到那種地步,所以我們本身要去瞭解,要知道怎樣寫。要不然畫了出來,作品不能夠用不能賣,有這樣的事情。


黃:德良,你有甚麼看法?你是馬來漫畫的,是嗎?Gempak的,是嗎?

■白德良:“我們必須先‘show our best’,才會引起注意……。”
白:對。基本上都很樂觀,我不清楚中文漫畫市場,因為我本身來自馬來漫畫市場,我們公司的情形都很順。我相信大家所探討是整個市場,英文、馬來文、華文。

基本上,漫畫商都有得做,問題在於做法。還有能不能夠投其(讀者)所好。其實,祇要計算讀者口味後,是有一定的競爭能力。譬如說目前在馬來漫畫市場出了一本新的漫畫是跑美國風味的,那種Superhero之類的,稿質會比美國的Superman之類的漫畫來得差,但它是全彩色馬來版本,已經有第二期了,那是市場教育,開創一個新的題材,一個主流。

我們需要不斷去嘗試,去計算讀者的口味。漫畫負責人有和我們接觸,我們有一個專門報導本地各種語言的漫畫,祇要是本地國產的漫畫,我們都會配合。

在11月會有一個大型的展覽,我相信本地高手機會會更多。我所接觸的是這樣子的情形。

黃:中文方面?

白:都有接觸,但華文漫畫市場活動方面我是沒有。但我們依然有與創作華文市場的朋友保持聯絡,市場上會有新的華文漫畫書出現。譬方說,Moi出版社在這幾個月會出一本華文漫畫書。看到時的反應啦!

黃:大凱,有甚麼看法嗎?

林:我一直想瞭解,在本地搞中文漫畫都虧本嗎?

黃:有一些也有賺錢吧!

林:不曉得。

黃:上個禮拜的座談會談及,《原始人阿土》賺了不少錢。

林:對……對。

黃:那是多年以前的事情。現在,我看王德志應該沒有虧本吧!

林:對啊!

白:我相信與題材有關係。

林:我覺得不是吧!《讓我睡個好覺》作者自己推銷,對不對?

黃:不是,是交給商家推。

林:是交給商家……。

黃:你說悲哀,我想到《讓我睡個好覺》的悲哀。我覺得它悲哀,是因為我是在富都那一帶,那些3元半的日本翻版書堆裡,找到那本書的。那時,我還未在這裡工作。

我回到報館才看到原來作者是本地人,看到以儂阿蛋的名字又特別可愛哦!《中國報》副刊後來與他做了一個訪問,然後就認識了杜英才。其實他在漫畫界不是新人,他曾在生活出版社畫衛斯理。與他認識以後,再加上大家是同鄉人,就更親了一些。最近他的Naked BB讓我們放在網上。他那本《讓我睡個好覺》,混在翻版漫畫裡,初初還不知是本土漫畫,故事內容是稍微另類了一點,不是所有讀者看了之後都可以接受。不過我是很喜歡。


林:其實我剛才問的問題是,如果都不虧的話,那就不是市場的問題,那根本就是沒有人願意做,對不對?

方:我覺得那本書是市場對象的問題。

林:不……不,我不是指那一本書,我說的是……(打斷)

黃:不過,我看有很多也是無疾而終的吧?有一本漫畫書我覺得很有誠意的,忘了書名,全都是電腦制作!

白:電腦做的!

黃:對啊!整本都是電腦的啊!不要說故事,不要說題材,單說技術就要花很多功夫去做。

白:3D的。

黃:3D的。整本啊!看到亮晶晶的,上次在蕉賴友利花園吃豬腸粉的時候,看到買了一本。是真的花了很多時間,不懂是不是無疾而終。它的製作應該很辛苦。

呂:出了將近7、8期了。

(1.7 MB)(QuickTime)(黃輝聰)
黃:我沒追看下去,可能它的春天到了!

但有時是捉到市場的模式,我去香港看到的情形,香港人做漫畫總有他們一定的行銷策略,更好的就是整個市場的模式,他們捉得很準。

以黃玉郎為例,他的漫畫書好看不好看,有時真的是一個問號來的,我是指在香港啦!在本地他的漫畫書很好賣。他的《龍虎門》星期四出版,我今天(星期六)就已經買不到了。其實是星期四那天我就買不到了。

黃玉郎在香港出兵器之類的,其實真想問他,漫畫最大的盈利來自哪裡?很可能就是來自那些兵器,在那兒賺了很多錢。


方:精品。

黃:對!就是精品,所以他現在畫漫畫,個個都要拿兵器的,連老妖也要拿兵器,特別設計的。他有一個人是專門設計兵器的。他現在是完全為了配合副產品而做。

問馬榮成,他說兵器是機器做的東西啊!賺錢是不停的啊!市場一要,一個晚上就可以“打”幾十套出去啊!可是,漫畫是人畫的啊!今天市場要10套是要不出來的。尤其是馬榮成那種“磨時間”的漫畫,是不是?

黃玉郎有一大批人在那邊,助理也畫,畫出一大批一樣的模式出來。他們很熟悉這個市場的。然後另一個就是玩形象囉!台灣人最會玩形象的了,把東西包裝,玩形象,然後就是玩所謂曝光率之類的。他們就有這一個方法去搞。

你(指林大凱之前所說)說得對啦!這些不應該由漫畫人去做的。如果他自己將這一切做完,那麼到了晚上,他最多畫半格漫畫就睡了。因為白天在太陽底下,他就做這一些很累很累的事了。

舉個例子,王德志的作品。如果王德志今天,這是一個問題啦!我提出來。哦,我們記錄的時候會不會得罪大將呢?(哄笑……)我舉例說,假如像他這樣的情況啦,他現在如果不是在大將旗下,他的書這樣一直推出,可能今天的結果就是另一個結果。


徐:那是肯定的。

黃:大將有他的一套行銷策略,不止推他的漫畫書,也推其他的書,加上與媒體的配合,大將自己的宣傳,是很不錯的方法。有偶像型的,甚麼型的,台灣人講的人氣啊!人氣搞的就是這種,很會搞。

報紙以這種方式,網站也是。台灣的報紙都很嚴肅的,標題長長,字密密麻麻,然後整天都是以它本土的政治新聞為主的哦!但《勁報》面世的時候,走娛樂性比較強的路線。

台灣近兩年來的娛樂很蓬勃,可以走到海外去。有一份報紙剛推出的時候,每個星期六請藝人來辦公室,上網啊!那邊又有錄像看啊!請藝人來上網,來跟網友談話,與賣報紙是沒有關係的。但這樣的方式是促銷它的品牌,要告訴你有它的存在。就這樣,一下子就紅了。

我拜訪他們的時候,他們透露說,這是他們的賣點,不過3個月後就停止了,因為這是很勞師動眾的,不容易啊!藝人是要付錢的。你一定要找出名的嘛!不能隨隨便便找個人!日本是很厲害這一種方式的。

回到我們自己本土的話,是不是也有商人、商家或者是出版社及媒體,合作推動漫畫。這要籌備和策劃的哦,譬如說現在我們推動徐有利,推紅他的形象,招牌之類等。最近有一本《樂彈樂有Feel》的書,有形象的,你們知道嗎?拍照都有形象,甚麼都有形象的。漫畫人也來個形象,譬如穿衣服要穿黑色的。去學校宣傳,這樣推動幾次就紅起來了。


白:其實一個很好的例子,就是成功的模式。譬如王德志,他的成功模式基本上與阿牛的成功模式很接近,就是打親切牌,祇不過一個是在漫畫領域,一個是在歌唱領域。我相信之後會有大量這類型的複制出現。

徐:還有一點就是王德志的漫畫有他的特色,這一點很重要。坦白說,我對他很熟的了,但你看他的畫美不美?好不好看?這是見仁見智的問題,問題是他的代表性很強烈。

黃:很有風格。

徐:對,很有風格!一看《平旦漫畫》就會想到王德志,一看到王德志就想到他的《平旦漫畫》。再拿本地其他漫畫人與王德志比較,我相信比他畫得好的大有人在,問題是那些畫得比他好的人,當你看見那人時,你可以想像他畫的是甚麼漫畫嗎?想不到,沒有一個代表性。他是比王德志畫得好啊!可是,我就是想不到他的代表性漫畫是甚麼!

白:他的定位很明顯。

徐:嗯!王德志一定是走這種路線。而本地許多漫畫人看到他畫得很好,不過就是沒有定位,這邊畫、那邊畫,很散,把自己的定位都模糊掉了,沒有一個代表性。

白:王德志很集中,基本上整個市場只有他一個罷了。像阿牛的形象,整個歌唱市場祇有他一個這樣的形象存在。是不是?他是有他的一套。

林:不要說我刻薄,其實你們剛剛講的那些我覺得都對。其實有沒有可能那個人當初他根本不曉得,這是很大可能的對不對?他根本不曉得,他祇是覺得“哦,黃玉朗哦!”那些能夠畫得很好的人都覺得我要畫得比馬仔(馬榮成)好,因為我比他還要好。如果他跟著這條路走,那麼他是死定的。

可能王德志他就是反正我畫不來的,我就畫一些我喜歡的東西。好像阿牛一樣,反正唱“ROCK N ROLL”我是唱不來的,我就拿著一把木吉他,我就唱我想唱的,有可能是一個奇跡。

黃:如果你看黃玉郎,他是一個典型的商人加漫畫人,他是成功的例子。他真的是有他的一套去包裝,去推動。意思是說他打著“黃玉郎作品”,就是一個品牌。你都忘記了誰畫誰,但是你記得那是黃玉郎的書。他就是會捉著市場模式來玩這個遊戲。

林:其實我們的市場要的不一定是港式漫畫,漫畫人還有很多的路可以走。

黃:這是肯定的。

林:對,就是這個題材。所謂的突破,把這個突破告訴大家。

黃:我舉例香港,不一定要跟香港的,祇是因為我是看香港漫畫長大的。(哈哈)不過,本地漫畫我也收集了不少,但很少見到。好像《讓我睡個好覺》,有這樣的一套漫畫擺在路邊賣,多年來是個小奇跡。第三集沒出來,故事還沒完結呢!

林:他可能虧死了。(指《讓我睡個好覺》作者杜英才)。

方:聽說好像還剩一兩千本。

黃:我問他怎麼辦?他說“一”和“二”已經差不多要拿去再循環了,所以三他不打算再做了。已經起好稿了。

林:有沒有出版商願意扶一把?

黃:我個人有問過他啦!他本人也不太想談這個問題,可能有他的原因。他現在也忙,做回廣告插畫了。我本來問他說我們《星洲互動》,剩下的一部分,看看怎麼處理……。他目前在忙畫插圖,就這樣先Hold住囉!

從我們的對談中,那種感覺不是說甚麼錢的問題,反而是另一種很久的“心痛”,是要治療很久的。那種心痛,是一種畫漫畫的人的感覺,自己創作受傷的感覺,有了一和二,沒有三的那種痛,痛到很可能暫時都不要去看它。不是說甚麼錢的問題,錢的價值有時和創作的價值,不成對比。


周:漫畫其實是要靠長時間去建立市場的,不是靠一、兩個月或一、兩天就可以建立起來。所以現在最終極的問題,就是有沒有辦法令一個漫畫人長期出稿,長期出版。不管他的風格如何,不管他的畫功如何,讓他慢慢去進步。我們不可能要求他一天就變成很厲害,所以我們旁邊的人祇有盡量去配合,令他的作品日益精進。

不可能一次就變得很好。好的作品不怕跟人比較的。市場已經有了,大家已經見到了,本來就是有了的,很大的市場在那邊。如果現在馬來西亞出現5個漫畫人,不停去出版,想盡辦法不停出版,這個出5本,那個出10本,這個出8本,這樣慢慢形成一個氣候的時候,機會就來了。

反觀現在零零星星的出版,沒有了整個市場的氣候。就像“人氣”,香港人講所謂那個“勢”,來了!就來了!這樣大家會一窩蜂去做,這樣是好事情,就是說孤掌難鳴嘛,幾個人一起做,拍起來掌就大聲了。

不管作品好不好,時間久了,一定會有好的作品,因為有時間及機會去磨練,有時間去瞭解市場到底需要甚麼,所以最終極的問題就是說現在的漫畫人,有沒有辦法長期這樣供稿,在某一個方面出版,每一天,每一個星期,每一個月這樣出版,這樣成功的機會應該很大。

別人做到的,我們也應該做到,因為我們人口比人家多。其實馬來西亞是非常有利的,我們有中文市場,過後又有馬來文市場,這是本地的,其後還有新加坡市場,又有台灣市場、香港市場,這不是天方夜譚,我本身目前正接觸著。這可以做得到的,就是有機會做到的,所以我們不要把自己看得太低,大家把市場弄蓬勃起來。《星洲互動》做得很好,就是把我們結合起來。


徐:他(指駱駝)現在站的位置,對本地漫畫界來說是很重要的一個位置。(哄笑)

黃:我到2002年,2002年後就是Carmen了,所以要感謝Carmen,因為我祇是用口講罷了,沒有甚麼時間,因為新聞是我們最大賣點,所以我守住新聞的位置,漫畫我都交給她去處理。不過,講本位也好,位置也罷,我們一直努力做好我們身為媒體的角色。

這本來是我自己喜歡的,Carmen從不看漫畫的,現在也已經漸漸喜歡漫畫了。她也收集很多本地漫畫了。我們也找了另一位女孩及美術員鄭友利,也是很喜歡漫畫的。不過,都不是來做漫畫工作的,基本上還要做其它的,因為我們還有新聞要處理。針對國強說的,大凱,你有意見要發表嗎?


林:沒有,其實我覺得基本上今天我們所談,大家都知道了,我們就是要找那個突破。那個突破就是有誰願意拿“錢”出來,讓你畫,一個月畫兩本、三本。

黃:這種情況,我們可以報導出來。我看我們不太可能寫成漫畫人都沒有飯吃吧?但是我們字裡行間會告訴你,譬如說上一期,我真的覺得的記者寫得不錯,寫了那個美極麵之後,我都不覺得很悲哀,因為文字上的拿捏還不錯,但是即使你不覺得悲哀,看上去的時候,仔細去想,真的也好像不大行,幾十年前,多少年我忘記了,7個人吃兩包美極麵。報導出來,也不是向社會乞求甚麼東西,但是至少讓我們知道有一類現象。

報導出來,至少讓人知道漫畫行業被新聞界忽略,對不對?音樂有娛樂版,現在還闢本地娛樂版、台灣、韓國、日本等輪流一個星期數次。這個星期一可能是本地的,下個星期一又是本地囉!以此類推,又有東洋風、西洋風甚麼一大堆。文人作家也有副刊版位,還有文學獎,那是文人的天地囉!漫畫人在港台就有漫畫節,辦了兩三屆了,是嗎?


徐:漫畫高峰會議。

黃:漫畫高峰會議,對!本地我們算是起步,我們就把它報導出來,報導是引起人家注意,成為焦點。等到市場有很多人注意的時候,情況就不同了。

我們以往的經驗都是這樣,譬如一個作家寫了一篇好文章,沒被刊登是沒有機會的,你抱著那批稿去找出版商,他從頭到尾去幫你審完也是不可能的。你說從頭到尾可能在某某報章見報了的,那個報章已幫他宣傳了一整年了,加上可能拿了兩三個小獎,一個大獎,那又另當別論。

記者也是這樣,寫了一篇好文章,可是因為有性格沒有去參賽,甚麼都沒有囉!另一個記者寫了之後,得了一個甚麼“新聞從業員獎”,接下來兩三年,他的價錢可能就很高了。因為引起注意嘛!有人報導他嘛!我認識很多記者都是為了參獎而寫的。他們早說明的,這一套系列寫了,明年我一定要去參獎。

後來,我做了主任,也向我的編輯說,這個版編了之後,要參獎的,所以今天你不要做其他工作了,設計版位、照片等全做好,為了參獎而已,因為捧紅他嘛!結果兩次參賽,都得獎。

但是平時做的版就不一樣了,工作情況很急,錯字又可能出現啦!照片又蒙啦!設計又差啦!我這麼說你們明白嗎?我們逐步的報導,不能夠寫包單能夠引起多大的迴響。但我時常相信媒體的報導,能夠引起人的注意。

這就好比投稿專欄,你投稿就零碎碎,哪裡有位就塞去哪裡。你的專欄如果是報館非常重視的,譬如一天一定有3000人看的,那位子是你的,紅的也是你。你投稿的話,今天版位擠不下,就沒了。總結說,你有一個漫畫專欄跟你投稿漫畫是兩回事。


林:我相信就是處事的方式不太一樣吧!可能我比較尖銳,我講出來就是要你痛。

黃:福庭,還有東西要補充嗎?

方:大致上都講完了。

林:我想問這個網站會不會搞網上雜誌?

黃:我們盡量不牽涉平面媒體。

林:不,就是網上雜誌的方式。

黃:你意思是第一期,第二期,第三期?我覺得現在的內容如果要出雜誌是可以的,但是呈現方式不能夠是一本雜誌。

林:《驚動漫畫網》現在畢竟還是文字居多。

佳敏(星洲互動記者):我們正在上著漫畫。其實我們手頭上有蠻多漫畫了,祇是我們需要時間。

黃:哈~我要講我的悲哀,因為我們只有她一個錄音而已,我的聲音不能錄,友利的聲音不能錄,錄進去沒人要聽啊!

林:角色有很多種啊!

黃:不,我們只有她一個聲音是合格的,上色也只有一個,現在下資本多了一個。

林:我不是說現在,有沒有考慮這個方式?

黃:我們當然希望是漫畫多過文字,因為是漫畫網嘛!但是同一個時期,也希望做一些文字記載。因為漫畫本身無法記載太多細節,它最多告訴你作者是誰,是哪一個年代的,或者是哪個時代發生的事情。如果那漫畫是顯示社會現象的話,那它只能顯示局部而已,不像文字,好像一些大事件我們肯定用文字記載。那些漫畫人如森林木,阿土之類的簡介,我們就用文字記載,彌補這一方面的不足。

林:祇是想問會不會有更多的漫畫看?

佳敏:我們需要時間上載漫畫。

黃:有一些供應漫畫給我們的,我們很感謝!好像有利這樣,給我們免費刊登。有一些出版商贊助廣告費的,我們也很感謝。談起贊助的事,我們與漫畫人提過,我們拿那些廣告費贊助回漫畫人。就是那些新的畫啦,支付他們稿費!這是我們能夠做的部份,但是以網站市場來講,最近氣候不是很好,我們是很努力去找啦!不過那個氣候,比起平面實在差得很遠,平面廣告排隊的咧。

林:可是你們才半年不到。

黃:星洲互動4月21日一週年啦。當然,我們的漫畫網半年不到。可是,如果以我們網站的規模來說,我們的員工,不到20個這樣來做,最後我們做出在馬來西亞最大的中文網來。別人說不錯,可是我們的要求,不是在這邊停住,外面的印象我們也不能夠反駁說不用啦不用啦。“我們不要做第一。”沒有這樣講的嘛。沒有這樣謙虛的,對不對?吃掉它就是啦!

人家給我們第一我們就拿起來。那麼,幾個月後,政府就給我們MSC地位,它承認我們的整個內容。但我們也不因為拿到這個地位就停住了。

剛才我跟你們提到的那個網上瀏覽數據。(出示瀏覽頁數圖表)1月的瀏覽頁數也是差不多這樣子,保持在1萬以下,然後就一直處於平穩的狀態。後來有一天起到8萬,隔天技術有些問題啦!但晚上恢復的時候,還是有一定的人次量在看,所以最少一萬多,就是晚上還是有人進來瀏覽。4月的數據我還沒拿到,因為4月還沒結束。


林:查得到那些日子,是週末還是……?

黃:有日期的。8萬瀏覽頁數那天,應該是《Naked BB》上《驚動網》的時候。

呂:我認識那個製作《Naked BB》的杜英才,他說那個漫畫不錯,一直都有人看囉!

佳敏:《Naked BB》很受歡迎。

呂:也看見朋友透過電郵寄來寄去。

黃:我們看它的走勢(圖表),若把所有數據都連結起來,還算是穩健成長。

方:上漫畫網的速度很慢。

黃:這個我們一直想辦法克服。其實,一些是網絡供應商的問題。

林:想知道漫畫網哪一個部分收視率最高?

黃:哦,沒有去分出來,太細了,我們通常祇檢查各個主站的總數據。如果我們是純漫畫網站,可能就要根據漫畫的類別隔開它,看收視率。

呂:想問關於尋求另一個突破。

黃:尋求另一個突破?剛才就是他(大凱)有提到,大家也提出了有困境、有悲哀、反市場模式等等。那麼我們尋求另一個突破,最完美就是結合各方面,對不對?媒體、出版商及漫畫人。

以我們來說,是一個開始啦!做得好不好或者能夠有多大的保單,暫時很難說,可是我們這樣先開一步,宣傳、辦活動,或者是更大型的活動。


徐:你的活動內容是怎樣的?

黃:譬如說像上次的“漫畫網推介禮”,可惜反應不太好,我老闆說下次再選個黃道吉日,辦一個比較大型的。可是,如果又是那一批同樣的畫來,怎麼辦?老闆說,“不要緊啦!同樣的畫,可是來的是不同的讀者啊,又吸引了另一批讀者!”

下次我們就做一個比較好的宣傳。現在還沒有確定甚麼時候再辦這類活動,時間人力都需要規劃。我們希望辦比較大型的活動,希望在星洲總社再次舉行。


徐:不過,以漫畫的角度來看,你辦大型的活動,來來去去也是那幾招,又是“漫畫展”啦!

黃:我希望能做一個比賽,不過這個是要……。

白:漫畫比賽?

漫畫比賽。可以征稿啊!放在網上投票之類的。譬如說徐有利得千多分,周國強得9千多分。晚上我再看一 看,誰請我吃飯比較多,我就投誰之類的。(哄笑)上次我們辦華裔小姐選美比賽反應很好!有1萬3000多封。

周:都是男人嗎?(哄笑)

黃:當然我們有控制的,投了之後不可以按F5。有一種你按F5(重新整理),票數就一直上升。我們不可以這樣子的,你投了之後,就不可以再投。你要投的話,就需退出去,再重新連線。很少人會這樣得空,斷線又再進,因為連一次線多難,對不對?除非你買通他啦!

那個選美比賽的反應很好,獎品很豐富,有兩萬多至三萬。


林:有一個提議啦!忽然想到,能不能有一天搞到像日本一間出版社。它每年選一套漫畫,然後再頒個甚麼獎之類的。好像文學獎這樣子,搞個這樣的活動。

黃:我們做活動,頒獎品之類等等,商家配合的話,就沒問題了。像上次我們選美這樣,說得比較現實一點,選美與漫畫不一樣啊!選美名字一彈出去,很多贊助商就進來了。

林:不過,其實我覺得他(指駱駝)是有辦法的。(哄笑)

黃:我是覺得如果商家沒問題,我們就沒問題,但是如果真的要做這樣的活動,就必須與業務促進部談談。

(1.6 MB)(QuickTime)(徐有利)
徐:我覺得我們不要拿商品來比較。我個人看法,“突破”最重要是讓本地的漫畫界活起來,也就是說,如果從你這一方面去做的話,就能做到。就像我上次跟你提過的,每年一次選出本地10大漫畫作品,讓網上的人去投票選出來,然後再選一個,不需要10個人啦,大概3個這樣,本地今年度最佳新人獎。

然後新人獎得獎的那幾位,就去找本地出版社來配合,這幾位都會贊助出版漫畫。這樣的話,選出來的作品有一定的素質在裡面。有這麼好的一個管道了,就會影響本地想要畫漫畫的人。有個目標,變成漫畫作品大家會競爭下去,就有進步了,就有新鮮感了。不同風格的漫畫都湧現出來了。


白:開始有一個漫畫溫床了。

黃:我們盡量啊!Carmen!take note 啊!我們的業務開發經理談一談!

林:祇是想提一提,我的一個希望就是,其實很多漫畫高手都是這樣出來的。朱德庸、蕭言中也是從漫畫比賽出來的。

黃:我很坦白和你們說,搞活動我是最糟糕的啦,所以,一、我不搞活動,二、我不出席活動。除了漫畫的活動,很多時候都是carmen他們去搞。一些活動我都不知道甚麼內容。

白:其實最經濟有效的突破,就是我們漫畫人自己先來個自我思想上的突破。我相信透過這樣子的方式,久而久之,那個商機自然而然就會湧現。自己本身帶動,漫畫工作者思想本身來個突破。那個商機,遲早會有的。

這個東西是雙方面的,除了互惠互利之外,始終是漫畫人本身牽涉進這個市場,因為我們是有心人,真正去牽涉的,是我們這批漫畫界的朋友。先做好自己本份,再配合大家,我相信商機肯定會有。

(1.4 MB)(QuickTime)(林大凱)
林:我相信他講的,一直都有人在做,就是想畫畫的,一直都會去畫,不斷地畫,畫得要死,可是問題是他沒有地方發表。沒有人告訴他那個方向。話說回來,如果王德志沒有發表,誰知道他可以啊?也是一個問題啊!他畫得要死,也沒有人要看。

白:我是指態度上。

呂:但是他們在出版上就是有問題,那些出版社,不是那麼容易囉!而且他們畫的人多數都是在家裡畫,可能需要時間。我一直在想發行,還有出版社會不會長時間幫你出版?

林:我是覺得,套用蔡志忠的一句話,“我畫漫畫就是要給人家看,不然我畫來幹甚麼?”

呂:對,我知道就是要給人家看,但是……。

林:但你們為甚麼畫個半年才出一本?我覺得很多事情祇要有那個推動力就會做得快。不然你每天在家裡自己畫給自己看,當然會覺得無聊……畫來幹甚麼?

呂:就是在推動力那邊,如果有一個出版社給個肯定,他們就會有推動力。

周:其實出版不一定要有出版商。

白:我們必須先“show our best”,才會引起注意。證明我們是有價值的。人家是做生意的、要吃飯的,他才會願意拿錢出來投資。

周:譬如說5個人加起來,每個人出個200元,印了1000本,每個人拿個兩、三百去賣,也是發表了嘛!不一定是要出版商,開始的階段可以這樣做。另外一點就是,漫畫人要出版一本書,很多時候發行商是會支持漫畫人出版的,祇要你做得好。

基本上,漫畫人根本不需要出任何錢。發行的會幫你弄好,包括印刷啦,發行啦!然後推出市場,然後賣回來的錢,扣除所有的支出,剩下的錢就是你的。這樣,如果不夠的話,你補上去。到時候,他對你有信心,就看你的作品。譬如說你的作品不見得很好,不過發展商有信心,覺得可以做,出版第二期、第三期。


黃:周國強,你的手一直指住他(指方福庭)(哄笑)。不過,你說的也是一個方法。

周:你要去多接觸,他們認識你以後,對你往後的發展有一定幫助。現在這種方法行得通,其實有很多方法可以做,不一定要找到一個出版商後,然後去求他。

呂:試一試。

周:在你的能力範圍裡去做。

方:最重要還是你已經準備好作品。

(1 MB)(QuickTime)(周國強)
周:最終就是那個漫畫人要每天不停地去做,自己有工作也無所謂,兼職方式都可以,最重要是你要堅持,每一天都有作品出來,你才會進步,你才會有作品出書。

徐:本地漫畫人主要的問題,還是面對著不懂從何下手。想畫漫畫,畫了怎麼辦?找誰?問題就在這邊。

黃:接下來就是參考這篇文章了囉!(哄笑)

徐:所以你這邊就開動囉!你一開動他們就看到了。(哄笑)

黃:我們當初就是這樣開始的。

白:我舉個例子,譬方說一個自由人他剛出來社會,沒有管道,捷徑就是市面上各大書局擺著很多書,不管甚麼書,後面一轉過來,它的出版地址,聯絡電話,全都寫明了。可以每一家致電,這也是其中一個方法。最有效的方法,就算是沒有人幫你都好,祇要你有德士錢,你就可以將你的作品送上門。這是自救的方式。

徐:你是說漫畫人一家家去叫人家幫他出版漫畫?

白:不,是去接觸,我們之前說沒有管道,我們現在就……。

林:這就是我剛剛所說的找出版商,不好聽就是求他幫你出版。

白:其實是看你自己如何去介紹你自己,你表現得漂亮,人家會說,“這是好料來的,我馬上投資他!”。但如果我們一直強調那字眼“幫我出”,那你一定死的,我跟你非親非故,為甚麼我要幫你出?

周:不過,好的作品是沒問題的。

(1.6 MB)(QuickTime)(白德良)
白:如何有效地把自己銷售出去,也是一個突破。我們不祇要成為一個成功的漫畫人,也要成為一個成功的商人,因為我們自己也是一種商品。我們可以向馬榮成或黃玉朗借鏡,他倆都是很成功的商家。

林:你這個方法很多人用過了。

白:可是用得恰到好處,那也很重要!要不,效果就大打折扣了。

林:就是你那個所謂的恰到好處是甚麼意思?

白:你的方法跟方式要對!

林:甚麼方法?

白:譬如說,我提一個很成功的例子。我們公司裡的一個馬來同事,他已經成功地通過第一次見面,我們馬上把他引進來做自由漫畫人。再過一兩個月之後,就直接邀請他做我的主編。為甚麼?因為他的稿本身已經很強了,馬來風格,而且是畫愛情故事。在馬來市場,愛情故事是很吃香的。

譬如AIE(本地馬來漫畫人),他畫的愛情故事絕對有他的一套,當時AIE還在“MOI製作公司”,是它們的鎮山之寶。我們這位馬來同事上去面試時被拒絕,但他並不放棄,他直接離開那間公司後,在當天下午就致電我說他要投稿,我就叫他上來。

我不管他是甚麼背景、膚色,我要的是稿子,過後我就發現,嗯,好哦,這個可以栽培,市場是缺乏的。我們發現我們的稿裡面沒有很強的愛情稿,可是市場非常需要這種東西,可以說是真空的,除了AIE以外。他主動上門,很有誠意,而且真的是非常的好。我們馬上確定,請他當特約漫畫人。

之後,他的機會來了。不久,一個主編辭職,這個新來的同事文法很強,而且是馬來新人類,很瘋狂那種,創作需要很“Crazy”,很天馬行空的人,馬上我們就做了一個決定,請他過來,就一直畫到現在,他紅了,天天收到很多信,尤其是女讀者的信。

我的身份介於漫畫家與出版社之間,接觸市場,還有漫畫的內部操作,內部和市場,天天都在戰場,天天都看到很多人來投稿,致電、面試,新讀者新人那種,但實際上通過主動上門方式而被栽培起來的,兩年以來,不超過5個。

其它方式都祇是,“他主動上門”,問題是他賣的時候,他的產品有沒有那個素質?他的要求、定位,是不是能夠在市場上取得一個平衡?因為我們是“No Body”,我們要符合市場,先讓讀者接受,先學會生存之後才能夠做我們想要做的東西。作戰方式其實是一樣的,就好像少林18式,玩來玩去都是那幾招。祇是每個人的玩法不一樣。

林:總結起來就是稿要好。

黃:沒有其他問題的話……。

希望往後有多些機會一起交流,不然大家平時也甚少交流,大家也不用太嚴肅。今天我們就到這裡結束,謝謝大家!煙癮大起的可以齊來啦~
(星洲互動‧報導:鄭佳敏‧2001/04/25)


  • Celcom 019 & 013 用戶可通過手機訂閱《星洲簡訊伴我行》 資訊配套。訂閱24小時後開始為您傳送最新消息!方法:輸入REG SCALL傳到77770,月費RM7.00,更多配套按這裡
  •  
    私隱政策聲明 | 導航 | 輔助 | 關於我們 | 聯絡我們 | 漫畫網簡介
    星洲互動有限公司◆版權所有◆不得轉載 Copyright © 2004 Sinchew-i Sdn Bhd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