漫畫人集 舊情綿綿 好料推薦 漫畫特區 e言e語
七人漫話 製作小組 綜合資訊 說畫人 漫人自畫
座談會 聯絡我們 海外訊息 大人玩偶
  您在這裡:首頁驚動漫畫網座談會 
  黃玉郎交流會

黃玉郎交流會記錄
2001-12-14 17:02:12 MYT

馬榮成交流會

馬榮成與大馬漫畫人
交流會記錄

2001-12-14 16:56:22 MYT

座談會(2)

突破,突破,
尋求突破……

2001-04-25 17:08:03 MYT

媒體商家漫畫人
接觸交流求突破

2001-04-20 23:59:53 MYT

談談笑笑一個下午
2001-04-20 21:13:03 MYT

速描
2001-04-20 21:13:01 MYT

座談會(1)

座談會全文
(現場錄影)

2001-04-06 20:20:54 MYT

尋回漫畫人的足跡
2001-04-04 17:46:07 MYT

市場面對嚴峻挑戰
2001-04-04 17:45:25 MYT

畫頁
2001-04-04 17:44:46 MYT

速描
2001-04-04 14:31:59 MYT

 
座談會全文
(現場錄影)
updated:2001-04-06 20:20:54 MYT

馬來西亞漫畫從70年代一路走到今天,30年來,經歷風風雨雨、走過多少崎嶇路,是一篇少人注意的歷史。《星州互動‧驚動漫畫網》於3月31日舉辦第一場《漫畫人‧漫漫30年》座談會,嘗試尋找漫畫人走過的足跡,用文字、錄影、速寫和圖片將它記載。

這場座談會由本網站主編黃輝聰(駱駝)主持,邀請了6位本地漫畫人,森林木、史美星、Aliow、林鉅秦、邱志歆及俞德業,針對這課題,讓各漫畫人盡情地暢談他們經歷的過程,也是述說著其中一個片段的本地漫畫史。

出席者簡介:

■駱駝:我們嚐試尋找漫畫人走過的足跡。■帶著微笑的Aliow,在聽著森林木細訴當年趣事。■森林木:一場水災,沖走了許多作品,也沖走了歷史。■邱志歆,你又在偷畫誰?是畫我們的卡門嗎?■德業:希望漫畫人集合起來出一本專輯。■林鉅秦:口袋剩下10塊錢,只好回加叻啦~■《一粒球的故事》的主人翁之一史美星,努力多年的漫畫人。


黃輝聰(簡稱黃):《星洲互動》主編兼超級漫畫迷,漫畫朋友稱他駱駝。
森林木(簡稱森):80年代紅漫畫人,現畫教育課本封面、插圖兼文字創作。
史美星(簡稱史):大將出版社美術編輯,剛出版漫畫合集《一粒球的故事》。
Aliow(簡稱A):馬來漫畫UJANG公司旗下,即將出版的中文漫畫《SOT-SOT》,他是策劃人。
林鉅秦(簡稱林):漫畫人、廣告院客串講師及廣告工作者,出版《吉祥喜金剛》。
邱志歆(簡稱邱):服務於廣告設計工作,兼職繪畫報章小說插圖。
俞德業(簡稱俞):星洲集團美術員,年輕漫畫人。《小星星》周刊美術編輯,是小雲小吉兒童漫畫的主人翁。

(3.3 MB)(QuickTime)(黃輝聰)
黃:今天,我們邀來的出席者的組合和漫畫網站一樣,是沒有門戶之分。當初開始的時候,主要是在徐有利的時事漫畫書《先圖為快》的推介禮上,見到多年不見的朋友,如郭豪允、小曼等等。當晚的聚會,有的人喜歡畫漫畫,有的人喜歡看漫畫,建議設立漫畫網。兩三個禮拜後,我叫Carmen開始準備漫畫網,就這樣有了《驚動漫畫網》。

我們是以開放、拋開成見的方式來做這漫畫網,沒有門戶之見的想法,也沒有文字界限。我們唯一的條件是要用本地漫畫人的東西,如果只是做海外的漫畫,就如多了一個香港網站吧了!我們以本地漫畫為主,做了中文漫畫,就試著做英文漫畫,訪問那些畫給《新海峽時報》、《星報》等的漫畫人。

我們現在先把大家集合起來,每一樣東西開始集合起來,然後分門別類,才是最重要的。馬來西亞的漫畫史是從70年代,還是60年代開始?


森:60年代開始。

黃:我們的主題是漫漫30年,但無所謂,我們先從60年代開始談起。收集到的資料,我們就以新聞報導的方式來寫。往後我們會逐步編成“編年史”。

我們從這一個起點出發,邀請的人,包括有經驗的森林木,年輕的俞德業,不老不年輕的史美星(引起眾人一陣笑聲)、畫馬來漫畫的Aliow,未克出席的張瑞成等。希望大家以看漫畫和從事漫畫工作的心理來看這個座談會。


森:可以不可以做一個“Time Line”那樣過的(指在網上的編年史),一位漫畫人出現後,然後另一位。

黃:我們嘗試做一個這樣的編年史,中國的《史記》是最好的編年史。司馬遷因為得罪了朝廷,所以給皇帝切掉了他的“那個”,躲在監牢裡面寫出了流傳千古的《史記》。《星洲互動》已經刊載了數套歷史報導,如“馬來西亞華人政治演變史”、“馬來西亞華人古蹟系列”、“東南亞華人系列”等。這些資訊你今天可一天就可以看完,可是往後後人再追溯時,就變成學術參考了。

這個座談會我們就不要太拘謹,大家可以暢所欲言。Aliow是畫馬來漫畫的,森林木是前輩,史美星是不中不輕,俞德業是傳媒的一份子等等。我們由60年代開始談起,如果大家對60年代所知道的,聽朋友說的,聽鄰居說的,都把它說出來,然後大家交流、討論,好不好?


史:你這樣稱呼我,我覺得很尷尬。(一陣哄笑)

黃:森林木,你先來談一談。

森:60年代,我們還沒有開始,是別人開始,我不記得了。

黃:那70年代呢?

森:70年代?也是記不起,我記不起別人的東西。不過,那時候,我記得有一個叫“紅果”的,是嗎?還有一個叫著……。

A:丁喜算不算是60年代?丁喜應該算是70年代的吧?

森:啊!70年代還有一個用阿牛這個名字的漫畫人。

黃:阿牛?

森:我不大記得他的全名了。他姓方的,有一個時期我見過他,他在《商海月刊》工作。

黃:《商海月刊》是本地的,還是……?

森:本地出版的。

黃:70年代除了阿牛、紅果,還有誰?

森:我祇記得這兩個,其他畫漫畫的……,還有楊振昌。

黃:楊振昌前輩的時事漫畫常在《南洋商報》刊登。

森:如果可以找到他,他可能可以給你更多資料。

黃:在這個過程,印象裡有一個人─林惠隆。他寫了很多關於漫畫的報導,在《新生活報》及《先生週報》,他寫過很長系列。不過,過往那些情況啊,森林木可不可以談一談漫畫人那時候的生活情況,或者當時的漫畫情況。

森:我怎麼知道?
■速描:林鉅秦

黃:一般上都是從報紙上認識的,是不是?

森:看到囉!看到他們畫的漫畫都是單、四格及時事的比較多。

黃:反映社會實況的。

森:沒有真正畫一些故事性的。

黃:沒有連環圖?

森:沒有連環圖,他們祇是畫這類型的漫畫。

黃:你本身的情況呢?你本身是從哪一個時候開始畫?

森:1984年才開始。張瑞成也是很早。

A:張瑞成應該很早。

森:張瑞成比較早,你知道嗎?(問Aliow)

A:《少年樂園》的時候。

森:我看張瑞成的作品,認識他及與他一起組公司的時候,他才21歲。我記得他14歲就開始畫漫畫。

黃:14歲啊!

森:你應該問問他。(指駱駝)

佳敏(星洲互動記者):對,我訪問他時,他說他中學就開始畫了。

森:對嗎?他畫很久了。

黃:《原始人阿土》嗎?

佳敏:對,《原始人阿土》都是張瑞成畫的。

森:因為他畫比較多日本漫畫。

黃:我們曾訪問張瑞成。

森:你問他這些歷史,他知道的。我比較遲出道,我是1984年才認識他。

黃:你那時是全職,還是兼職。

森:張瑞成找我的時候,我就立刻全職。放下工作全職,傻傻的。(眾人皆哈哈大笑)

森:真的!

黃:1984年,你有多少歲啊?

森:24歲。

史:現在呢?

森:現在44歲。

黃:24歲那個時期,主要的漫畫是甚麼內容?主要是接觸做《原始人阿土》這本漫畫書,是嗎?

森:其實那時候是張瑞成先製作《原始人阿土》,他就開始拿去賣了。

黃:在哪裡發表?

森:他不是發表的,他自己出版的。

黃:出書?

森:是出書的。

黃:《知識報》好像曾刊登,不是嗎?

森:《知識報》……,後來……。

A:有在雜誌上看過。

森:後來,他有拿回來連載。張瑞成這本漫畫書聽說有賺錢的。第一本賺錢的漫畫書。

黃:算起來會不會是馬來西亞第一本出版的連環漫畫單行本?

森:在我們的印象中,應該是。

黃:誰能找出《原始人阿土》這本漫畫書。

史:我有,我好像有一本。

佳敏:張瑞成自己都沒有存稿了呢!

森:他自己都沒有啊?

佳敏:我曾問他,他說他完全、甚麼都沒有。

黃:史美星,你把這本書找來話,大吃大喝是免不了的。(一陣笑)

史:真的?

黃:你不好把書拆成50張。

史:一張一張給囉!

黃:大家有甚麼意見,可以談一談的?可以插口的,不用緊!

A:那個時候,知道不多。

森:我也不清楚70年代。

黃:第一本漫畫單行本賣多少錢?還有印象嗎?

森:那時候賣8毛。

黃:馬幣8毛。有沒有發到海外去?

森:沒有啦!祇是在這裡發行。張瑞成應該是那時候找《好學生》的負責人協助。記得《好學生》嗎?

黃:啊,對!《好學生》是中學時期的。

森:那時候是一對夫婦,他們自己做,自己發行。

黃:我五、六年級的時候。

森:張瑞成隨著他們的書一起發行。那時候好像他印刷1萬本,銷售8000本,很厲害了囉!

黃:哦,賣8000本,很厲害!

森:厲害!

黃:不輸給今天的《平旦》漫畫。

森:所以,那個時候,張瑞成可以說是一下子就紅起來了!那時候香港漫畫人黃玉郎的公司剛開始掛牌上市,不久就出《玉郎傳》。我記得《新生活報》的周寶源看了黃玉郎的自傳後,就想自己也可以做黃玉郎第二,自己當老老闆。剛好有個張瑞成出現,他就向瑞成說,“我來支持你組公司!”。

黃:周家。
■速描:林鉅秦


森:不是周家,其實是周寶源自己有意要做的。

黃:周寶源是《新生活報》的總經理?

森:對!當時,他找到張瑞成、我及奕棋組公司。

黃:你們3個啦!

森:啊!3個傢伙。其它的,我看佳敏也寫了。

黃:有沒有照片?照片是記載歷史的最好……。(被打斷)

森:照片啊,找不到!你找瑞成啦!我家在1994年淹水,全都失掉了。但歷史沒有掉!

黃:大水淹完一切歷史,是嗎?

森:我都不要收拾,丟掉算了,反正那時可以說是完全在漫畫界停了,沒有畫漫畫了,傷心,看到都傷心。不過是真的,真的傷心,畫漫畫都沒有賺到錢啊!不過,說不定你們啦!你們這一代會比較好啦!是嗎?

A:不見得啦!

黃:其他漫畫人的情況怎麼樣?俞德業對以前的情況有甚麼看法嗎?

俞:都不大有印象,沒有意見。

黃:你是90年代的,與四大天王一起走。

俞:90年代。(眾人發笑)

黃:不過,森林木,有一個情況,以前張瑞成他們後來不是出了一本叫《奇兵》的漫畫書嗎?

森:有一群人,好像有兩個當主筆,羅志成及張少林。

黃:張少林是後來那位製作人?

森:不是啦!這位張少林原本是做廣告的,因為那個時候是廣告低潮,經濟也下跌了。當時是1987年,他們應該是找到一些老闆支持。其實,那時有很多人出漫畫,因為黃玉郎實在是賺很多錢,每個人看到都眼紅。

張少林獲得老闆投資,他的《奇兵》好像出了3本,《奇兵》、《追兵》及《逃兵》。後來水財華就說,我不知道你要逃那裡去了,第三本後,就沒有接了。

黃:“水財華”真名是甚麼?

森:水財華就是水財華,真名也是。

黃:真名也是水財華嗎?《奇兵》、《追兵》及《逃兵》,到最後完蛋囉!祇出3本。

森:我看他沒有再出,主要是銷量問題啦!第二是張少林不要再畫了,找到一份廣告的工作,好像是出國了。後來剩下羅志成一個人撐不下去。因為整本書主要是靠張少林,張少林是畫“木蘭花”,穿緊身衣,身材很美那種。不過,他畫人體是一流的!

黃:另一本是《漫畫王》,大家有印象嗎?很多本地人畫嗎?很大本的,A3尺寸。

史:《漫畫王》是香港的。

黃:本地都有一本嘛!《大漫畫》還是甚麼?

森:很多啦!現在很難記得啦!

黃:有一本在本地維持了數期,A3尺寸的,應該是“潘生”他們出版的,是嗎?

森:《漫畫王》不是啦!

黃:不是啊?

森:以前有一本叫《香蕉漫畫》的也是1987年出版。那是一群大學生自資出版,祇出一本。他們在大學裡面有一個漫畫會。

當時,我記得他們在馬華大廈推介,然後又搞一個漫畫展。

黃:《香蕉漫畫》?

森:《香蕉漫畫》不是連環圖,是畫四格、五格、一頁完的故事的,也有一些文字的笑話。

黃:80年代的情況有沒有一些補充?

森:80年代還有就是我們畫囉!我曾畫《鬼差》、《破咒》、《超能》及《焚身》4本漫畫。我也有投稿給《南洋商報》及《青苗週刊》。

黃:過往報紙的情況,不大刊登連環圖。到了後來《中國報》由周家接手之後,才有半版阿榮叔等(楊孝榮)的漫畫出現。

森:其實,這情形是怎麼出現的……?(被打斷)

黃:那時候是畫衛斯理嗎?

森:是。以前我與阿榮是一起畫漫畫的。後來,我們就說周寶源不要我們的稿了,因為周寶源要的是張瑞成的稿,可是張瑞成卻很少交稿給他,反而是陳運來(森林木原名)一直拼命畫,賺他的錢。周寶源其實不要我的漫畫。

後來,半年過後,他再不要我們的東西了。拆散囉!張瑞成自己一個,請人來做一些,他自己撐,奕棋與我就獨立出來了。助理呢,助理就沒有甚麼路好走,我就跟阿榮說,“你去找周寶源,怎麼說,我們漫畫人都得罪他了啦,出賣他了啦,你去說我們漫畫人的壞話,他可能會給你一個位子坐!”阿榮就去找周寶源,我不知道他有沒有照著這樣說。

黃:他不會啦!

森:他不會啦!以他的人,他不會說的。後來,周寶源果然給版面阿榮畫。最起碼,生活就……。(被打斷)

黃:可是我知道畫這樣的漫畫是虧錢的,是嗎?史美星,你應該知道?

森:他是虧錢的,不過每個月都有固定收入。

黃:阿潘叔一直背後支持他們,如果要算辦公室租錢,算甚麼等等,我看是沒有得算啦!是嗎?也是虧的嗎?潘叔供應辦公室、材料給他們,算是支持本地漫畫的一種,是不是?但是後來也是“沉掉”了。

80年代那個時期,漫畫界一直浮浮沉沉。不過,進入80年代尾,傳媒也開始用比較多本地漫畫。

森:其實,那時傳媒也不大喜歡用漫畫的。

黃:還是單格漫畫啦!

森:很心酸的,真的!我們跑過很多路。其實,你現在說的每一家報館,我都曾上門洽談。每一家報館的美術主任,我看現在都退休了。

黃:包括倒閉的,沒有倒閉的啦!

森:每一家我都有稿在那兒,可是錢沒有收到。有很多漫畫稿,我要收回來的話,我看很多錢,可以請大家吃大餐。

(哈哈……眾人發笑)

黃:我們就進入90年,大家會比較熟悉的字眼。如果是90年代就是林鉅秦了。我們再談談現在的情況,然後再談討未來的方向。主要還是主導未來的情況。

佳敏:剛才80年代,有沒有提到丁喜及浪漪?

森:丁喜及浪漪?

佳敏:對,他們也是80年代的。

森:是啊!是啊!丁喜是70年代的。

A:他其實畫了很久。

森:還有安子。

黃:安子現在好像還在畫。

森:還在畫。

A:偶爾有出現。

黃:這安子是以前的安子來的?

森:是他來的。

黃:他的畫法,單線條的哦!

A:對,單線條的。

黃:很多鳥的哦!

森:知道。

黃:有一個人畫老鼠在旁邊的。

森:那個是丁喜。

黃:那安子是很多鳥的,時常有一隻鳥的啦!

佳敏:狼漪說他本身及丁喜在80年代畫了很多政治漫畫。

A:就是畫封面內頁的那一種。

黃:森林木,據你所知,生活情況怎樣,收入如何?

森:其實,不能靠漫畫來維持生活,一定要找其它東西來做。

A:據我所知,丁喜是在70年代開始至80年代的。他其實有一陣子還不錯的,當他同時獲得《生生周報》及《新生活報》版位的時候。生活不會像我們,就是一般畫漫畫都是在掙扎。

森:其實,你知道為甚麼嗎?因為他主要哦…能交貨,甚麼都畫完。這個周寶源雖然是老闆出身,但他很體諒漫畫人的。他說,千六元不夠吃的話,我給你千八元。他會給漫畫人最起碼、最基本的生活。

以前其實我們有機會這樣的,他要與我們合作,要給我們基本的生活。基本的,要有個地方住,有個地方畫畫,但我們放棄了。我們寧可自己出來,自己闖個半死。

以前,我記得我在《通報》打工,5百多元。我辭職出來的時候,周寶源答應讓張瑞成做主筆,黃奕棋與我做助理,他給我們一個人千二元。在當時是很好的啦,那時候吃一盤雜飯才8角而已。

黃:80幾年?

森:84年。然後,他另外給每個人請了兩個助理。

黃:那時候政府的員工是435元,365元左右。大馬教育文憑及公務員,都是這個薪水。

森:想一想,他給我們千多元。然後他要我們畫衛斯理。其實一直以來,他都要我們畫衛斯理,因為他拿了衛斯理的版權。他要把它放在《生活電視》裡面連載,他說每個星期連載,跟我們簽合同,連載3年也好,5年也好,有名氣了就跟我們出單行本。

黃:杜英才也是畫衛斯理,是嗎?

森:杜英才?後來周寶源不要我們畫了,就給其他人畫了。他主要是要張瑞成畫的,但是一直他都沒有畫給周寶源,半年才畫了兩本。

黃:進入90年代,我們再跨到比較近期的,比較熟悉的。我看漫畫看了數十年,在90年代,我比較專注寫這一類稿,對整個情況發展都蠻熟悉。如果說90年代,我印象比較深刻的,對我影響比較大的是鳥人(筆名柳丁的漫畫人)。

我認識這個人,他爭取在《星洲日報》要有漫畫版位,所以就有了漫畫走廊。那時先開始刊登郭豪允的《佛門十大弟子傳》。之後報紙就有了比較大的版位,定期刊登連環漫畫及投稿等等。一直到鳥人癌症出世為止。

A:他是90年代開始,還是80年代?

黃:他應該是80年代開始,90年代去世。

森:剛才你(指駱駝)問我們當時的生活情況怎樣,你現在問問90年代的一群。

黃:是。90年代,鳥人本身是一個漫畫人,他畫了《鳥人正傳》。

森:他是全職嗎?

黃:他是全職,《星洲日報》給他薪水。他是全職做漫畫的,這個鳥人不做其它東西的,他就愛做漫畫吧了!

森:厲害,厲害!

A:這樣幸福!

黃:他祇是愛漫畫吧了,就是說你要給他做他喜歡的工作,雖然他是員工。當然,還有他的主任是一個純美術工作者來的。

我之後去唸書,一直唸至93、94年,就認識了阿成叔、阿榮、阿強(周國強)。

A:還有一林炳榮。

黃:林炳榮我就不認識,不過有一些漫畫人,當我在報館兼職的時候,曾專訪他們。想和大家談談“集英”,集英漫畫社有一堆漫畫人在裡面辦《漫畫週刊》之類的刊物。當時那一批漫畫人現在還是從事漫畫這個行業。那時候的生活,我所聽到的就是一大碗美極麵,幾個人在天台分享,這是我比較有印象的故事。

(1.9 MB)(QuickTime)(森林木)
森:其實這個誇張了一點啦!我們自己真正曾面對的,是因為那時候真的是完全沒有錢了。試過一次祇剩兩包美極麵,6個人要吃,就拿那兩包麵來泡,泡到它“肥肥”,還不要拿出來,浸在水裡久些,才大家分著吃。

黃:原來是如此。
■速描:邱志歆


森:一次這樣的經驗而已啦!

佳敏:還有豆沙餅的事情。

森:豆沙餅是比較常有!常常沒有錢吃飯,就下樓以1元買5粒豆沙餅上辦公室吃。

佳敏:張瑞成說別人問他們是不是在“tea time”,他就說“是囉,是囉!”。其實不是tea time,是吃午餐。

森:有時候收到稿費那一天,就好一點,就會去吃肉骨茶,叫一碗肉吧了啊,7個人,然後拿多多湯,不用錢,再多飯。

黃:在甚麼地方?

森:梳邦再也角頭那間,我還記得那個時候阿榮吃7碗飯。

黃:阿榮叔啊!

森:像很久沒有吃過飯那樣!

黃:我認為這是很好的生活故事。這是比較好的話題,有笑有淚啦!社會層面的各種生活。

森:其實鼓勵不到人啦!

黃:但是可以回首一望。Aliow,你的情況會是怎樣?你一開始就畫馬來漫畫嗎?

(1.7 MB)(QuickTime)(Aliow)
A:沒有啦!我其實蠻遲開始畫漫畫,因為起初我覺得漫畫是很難做的,我一直都不敢嘗試。其實我跟大家一樣,愛看漫畫,受香漫影響很大,《龍虎門》、《中華英雄》等等。我本身最喜歡看《中華英雄》,可是我從來不敢想要畫這樣的東西,因為看到他們畫漫畫的那種風格,我就嚇死了。我最怕用尺畫線條,太可怕了!

黃:一條一條慢慢接的哦!

A:對啊!我怎麼能畫這樣的漫畫!當時,我從未考慮要做漫畫這行業。那時我在美術學院唸書,畢業之後,我都是一直在畫插圖。真正想畫漫畫是接觸了外國漫畫,才發現畫漫畫不一定要多多線條的方式。我做不到這一種方式,但我可另一種適合我的方式畫漫畫。

黃:對!

森:應該這樣想,才可以突破。

黃:漫畫是創作的東西,我們不要定下一個框框。

森:其實也難怪他們,80年代那些……。(被打斷)

黃:《平旦漫畫》(王德志繪)是沒有複雜線條的,不用填到那麼辛苦、又樹、又花、又草。

森:他有他的方法。

黃:對,所以就不同囉!

A:我覺得這樣會有更多東西看。

(1.8 MB)(QuickTime)(森林木)
森:這個情形,其實很難怪那些人。80年代,每一個人都看到黃玉郎發達。黃玉郎手下百多人,這個駕保時捷,那個又駕跑車。而且每個人都沒讀多少書,每一個就幻想……哦……是囉!我沒讀多少書,我也可以畫漫畫,駕保時捷。

每一個人都這樣想的,所以每個人看到馬仔(馬榮成)這麼厲害,就抄他的畫法囉!他畫100條線,我就畫200條線;他畫1000個點,我就畫2000個點,每一個都模仿他。每天要看他的畫有多精細,拼命在外面找那種越幼越好的書咀,稿越放越大張來畫。

黃:一種崇拜偶像的心態。

森:雖然說是這樣,但是錢在推動。

黃:受影響並不完全是一件壞事,這是一種流行的推動力。

A:不過,我很好奇一件事情,我不懂在座的漫畫人,有多少個是真正受到這種影響,就是“會畫漫畫,就可以駕保時捷,我也會”的心態。我不知道現在的漫畫人,有多少個是因為這樣而畫。

森:我自己是這樣想啦!有一天我可以做黃玉郎。

黃:我5年級寫信給黃玉郎!

A:我也曾寫。

黃:我叫他收徒弟,整天在期待,卻從來沒有回信。我小學時很喜歡畫這些東西,我回到家鄉去,小孩子現在都長大了,還存著以前小時候畫給他們的單格、四格漫畫,還有簽名的呢!

後來到了中學,我就沒有碰了,我搞我的文字創作。《好學生》有很多我的投稿,《光華日報》有很多我的生活故事,那時覺得稿文字錢會快一點來哦!一刊登之後,我拿著單據就去賣報代理拿3元。以前3元是很大的囉,一本《龍虎門》5角吧了!

90年代,Aliow,你主要是與那一批的。


A:我開始在《Fantasy》投漫畫稿,那時大約是1993年。它是屬於《Gila-gila》旗下的一本雜誌。那時候的主編比較喜歡外國漫畫。那時我也是在做嘗試。

黃:馬來文?

A:馬來文的連環打鬥漫畫。有一陣子有中文版的刊期,我發覺我蠻喜歡這樣的東西,就在那裡畫了將近一年。

黃:他們用了很多水彩畫之類的漫畫。

A:對,他們其實是一本美術雜誌來的。

黃:綜合性的。

A:它主要是提供美術資訊,漫畫是因為那個時候剛好投稿,主編想把它弄成一本雜誌性漫畫。結果,他就改了很多東西,之後開始接受很多漫畫稿。

一段時間過後,他改革不成功,就辭職了。他辭職時,我們很多沒有繼續再畫,因為換了主編,他的方式不一樣,想把它弄回舊的方式,我們就離開了。那時,我就開始進《Ujang》,然後再畫回我同樣的風格。

黃:哪一批人呢?

A:跟我一起在公司面的,還是說……?

黃:還是那一批人?

A:其實,我那時候不認識公司這一班人的。那時與我一起畫的,一個叫偉明,他現在沒有畫了。其他的就是Baba Chua,我不懂你有沒有聽過他的名字?

黃:Baba Chua是不是畫明信片的?

A:他不是。他在馬來漫畫界有一定的知名度,因為他在《Fantasy》及《Gelanggang》等,很多漫畫雜誌都曾投稿。而且,他的風格別人不大認得出到底他是華人,還是馬來人。所以他用baba這個字。那時候我們就是這幾個一起。

現在我公司的那幾個漫畫人,像Genesis,他們在馬來漫畫界蠻久的。

黃:我們華人畫馬來漫畫,看筆畫是看不出。不過,在生活習慣上,他們捉得緊嗎?

A:我覺得沒有必要去捉。

黃:但是,你看《Gila-gila》有一些。談及吉蘭丹的生活情調,其實那個感覺有在,感覺得到是馬來人畫的。因為我們的文化背景、生活不一樣。

A:所以我不會硬硬逼我自己去做那種不瞭解的事情,我覺得一定會有差距的。其實,我覺得那個主編也很厲害,就是他沒有自信要我們一定跟隨雜誌的那種類型去畫。他選了一種題材,就是適合華人畫的,馬來人又有興趣的漫畫,讓華裔漫畫家去發揮。

黃:那是市場策略來的,是嗎?

A:對。

黃:所以他就拋開了生活背景等等。鉅秦,你不屬於任何公司的,是嗎?

林:哦,起初是在許德勝(The One藝術學院院長)旗下的。

黃:現在不是?

林:現在沒有。

黃:美星是在大將出版社旗下的,是嗎?

森:就是畫了之後,他幫你出版是嗎?

史:是。

黃:我們今天出席的漫畫人,如俞德業、史美星、林鉅秦,他們進入漫畫界的情況都不一樣。譬如說林鉅秦,是個自由漫畫人,他有他自己的市場方法,找市場找到海外去。美星呢,他有大將的市場手法等等。

我們必須承認這一點,譬如《星洲日報》有很多作者,黎紫書就是其中一個。她是相當紅的一個作家,怡保人,她的文章寫得很好。《星洲日報》有100萬讀者,但是,對她個人來說,她還是《星洲日報》的一個記者。後來,《城邦出版社》,就是詹宏志那間公司來找她,簽了出版一本書。

他們把她包裝成一個作家,把書出版了。黎紫書也在台灣拿過獎。主要她基本功夫很好,但經過一些大公司推動一下,情況就不一樣了。

不過,大將很明顯有一定的市場策略,譬如說它的包裝。這樣,他們就有不同的背景和策略囉!不用又美極麵又金旦麵的。俞德業就選擇在傳媒發揮。不過,共同點是大家還是一樣喜歡這一行,做自己喜歡的東西,各種方法讓自己有個生存的地方,可能以後就賺錢、發達。

現在我們看看鉅秦的情況。

(1.8 MB)(QuickTime)(林鉅秦)
林:當初我能夠進入漫畫界,也是要謝謝許德勝。因為當初漫畫家是沒有得“撈”的。他搞了一本《強勢》出來,要打入市場。起初一本的銷量,據說是3萬本,算是很“勁”的一個銷量。後來,問題出現了,就是脫期,做不成雙週刊。由雙週刊拖到月刊,到雙月刊,半年刊,最後年刊。

那時候出了4本單行本就關閉了。後來就轉去打馬來市場《Relax》,這一本《Relax》開始時也是大手筆推介,在金河請了KRU,以綜合方式來做宣傳。但也是第2集,銷量就慢慢萎縮了。他重犯他以前的錯誤,就是要製作到很精細,但又脫期,書又貴。後來,他結束了公司後,我就跑出來。跑出來一段時期,真的很徬徨,徬徨到試過一次銀行裡只剩10元,那時候真的很慘。


黃:回加叻啦!

林:是囉!當時有回加叻,呆了一陣子。

A:為甚麼你會知道?

黃:我就是曾經試過剩7元的時候,起初沒有回家鄉,最後頂不住,我還是回了。我比你少3元啊!

林:後來,接到新加坡稿之後,就回吉隆坡。當時,有想過要放棄畫漫畫的,後來,覺得自己還是屬於漫畫。徬徨的那段時間,也做過直銷一段日子。

森:看一看會不會發達是嗎?哈哈……。

黃:所以,不是80年代有徬徨,90年代也是有人這樣徬徨。

森:其實,剛才他提到《強勢》犯的那些錯誤,是真的。我記得以前黃玉郎出的書,他做來做去做不起,就是因為他的書很不準時。我記得以前我們追他的書,有時兩個月才看到一本,有時21天或一個月就看到一本。

去報攤問黃玉郎的書甚麼時候出,報販答,“不知道啊,下個禮拜啦!”後來,黃玉郎真的發達的時候,也是靠《生報》。他規定自己每天要畫4張,一個星期就一定有一本了。後來,我們看書看到知道星期一有《龍虎門》,星期二又甚麼。一個星期五天就這樣等著賣他的漫畫書。

黃:我們已經麻木了。星期一是甚麼,星期二是甚麼,因為他已經定了形。

森:其實準時很重要的。

黃:黃玉郎想到一樣東西,他明白要把漫畫市場做大,他個人是不行的,就有了分工作業的方式。很大可能,他也吸取了日本人那種操作風範,從各方面慢慢吸收過來。分紅制度造就了一個年薪數百萬的馬榮成。曾經聽說,黃玉郎接受訪問時一邊畫稿,是個奇材,約晚上3,4點時,他一本漫畫的草稿就畫完了。

因此,黃玉郎可以一個禮拜出3、4本,最紅牌的《醉拳》、《龍虎門》及《如來神掌》,還有一本《玉郎漫畫》。


森:他這個做法要請很多人,要用很多錢來支持。其實,他能夠上到這個階段,主要是他在這之前的那個階段有祈文傑、張萬有他們,那時候他們是學生,沒有薪水就慘了。這些人拿薪水來協助他,他才能夠上一級。

黃:玉郎三劍俠。

森:如果沒有這3個人幫黃玉郎,他也是很辛苦的,做來做去都是自己做。

黃:剛才鉅秦談到除了生活之外,還有你的老板許德勝。香港人對許德勝崛起,是有注意的。可能從競爭對手的角度來注意,也可能從畫畫方面來注意。不過,很多香港漫畫人對他的評語就是,畫漫畫不是畫插畫,讀者在期待下一期是甚麼的時候,你卻使到他們等到忘記了內容的時候,才來告訴讀者出第二本。

譬如我買《強勢》的時候,第二本太久了,第一本都忘記了。所以,我是其中一個在吉隆坡放棄他的書的人,我相信很多人都是這樣子。


森:可能有人會記得啦,那些從事漫畫行業的就記得囉!一般上的讀者第一本都不懂丟去那裡了囉!

黃:不過故事的連關,需要時常注意。

林:到後來,買《強勢》的人已經不是漫畫讀者了,是畫插圖工作者。

森:除了要看他的畫,可能做參考,或者拿來收藏。但是,祇靠這些人,那就慘了。

黃:那是90幾年的事?

林:92到94年。

史:那時,記得有人在香港說,這書第一本是很好,但是不能夠做長久。在這之前他已經講出這個問題。

森:馬榮成也曾經是很久才畫出一些東西,黃玉郎也有罵過他。

黃:你說馬榮成嗎?

森:是。他是講馬榮成,畫這種東西永遠沒有人要看。後來,《中華英雄》是黃玉郎想給馬榮成的,馬榮成才畫出來。而且,我記得起初馬榮成作品連載在黃玉郎的漫畫的後半面,我們看到都罵馬榮成。

黃:《醉拳》是嗎?

森:是。雖然說這書從40頁到58頁,我們都是罵他,畫那種東西線條多多,骯骯髒髒,甚麼東西來的,我才不要。我罵了他兩年,才不錯啦,有進步。真的,馬榮成也要黃玉郎養他兩年,才有今天。

黃:我有全套完完整整的《中華英雄》。

森:不過,他之前的東西全部都沒有人要看。

黃:他之前的《五兄弟》都是很糟糕的東西。

林:我發覺到了80年代的漫畫讀者很熱誠,到了2000年,漫畫讀者都冷卻了。

黃:現在的熱情讀者就是當初我們這些活過90年代、2000年代還未死的人,然後又接入21世紀,跨了兩個時代。我還有熱誠啦,星期二、星期三工作很忙,也要抽半個鐘頭跑去對面買漫畫。

林:我以前在加叻時,跑4公里出來,買《龍虎門》,沒有哦,又跑回去。

森:主要是現在有太多選擇。以前你看連環圖的時候,那裡有其它選擇的?後來有了video game、PC game……。

林:再加上殺傷力最大的,翻版VCD。一本書6元,一個VCD?5元。

黃:香港一本書13元,VCD 10元。

森:VCD還會動的喔,我放在那邊,一直做東西,吃飯,都可以看。看書還要自己讀。現在《星洲》都要做網站,有聲音,會動的啦,對嗎?

黃:我必須反駁這一點,即使我在網站工作,我對印刷媒體還是非常熱誠,是我的喜好來的。

森:雖然說藝術還在,不過很多東西附加上去了,已經不再像以前。

林:現在這樣多東西突破了,漫畫要怎樣去突破?

森:你要這樣想,好像我有100元,不能夠全部花在漫畫了,我要花在video game啦,剩下的可能10元花在漫畫罷了。你看囉,銷路一定少的嘛!可能100元變成10元罷了。

林:如果你祇有5元而已,買了翻版VCD就沒有了。

森:沒有,吃雜飯好了。

黃:我認識美星10年了,也沒有甚麼見面,祇是擦肩而過。我當時要錢嘛,要學費嘛,就找他老板寫稿囉!先從十五啤開始的,是嗎?

史:以前我跟瑞成做助理。

黃:是十五碑嗎?

史:對。十五碑,吉隆坡小聯合國、黑人、泰國人,一大堆在那邊。我跟幾位同學,其中一個就是鄭有利(鉅秦的同鄉)。集英是我們喜歡的漫畫人的駐點,就去囉!去十五碑的一間印度店問,今天這間印度店10多年後我還在光顧他。那時老闆說“Ei, jangan pergi, banyak perempuan.”說讀書不要去那種地方,可還是去,後來就找到他們。(註:十五碑是吉隆坡其中一個風月地帶)

黃:再見到史美星的時候,他已是大將的一粒球。(史美星最近與另三位漫畫人出了一本漫畫合集《一粒球的故事》)

史:很多年之後才出。

黃:但是,我可以肯定的一點,多年來,他沒有……。你有沒有偷偷去做推銷員?哈~

史:沒有。

黃:他一直這樣堅持下去。現在他在一個企業公司從事一些美術工作。大將出版社不錯,有些書再印,二印、二印、四印,不過不是漫畫啦。它有一些方法去推銷它的書。要在許多大型出版社的競爭中脫穎而出不容易。美星,談一談你的情況,好嗎?

(2.4 MB)(QuickTime)(史美星)
史:我剛開始畫漫畫,是在漫畫人出版社,因為中學時候,我看《少年週報》。那時,我認識了張瑞成、森林木,還有黃奕棋。

我一直聯絡張瑞成,後來跟他說有興趣做漫畫組。那時做了幾個月而已,再認識了余永勤。那時真正的跟著他做助理,所以說起來,周國強應該是我的師兄,師父是余永勤。

做他助理的時候,在美術學院唸兼職課程。畢業後就直接進入《漫畫週刊》(也就是集英漫畫社)做排版設計,在裡面認識更多漫畫人。那段時間,我與楊孝榮他們一起,他們真的很勤力。有時真的很心痛,看他們從早上做到晚上,整天開夜車,跟正常時間完全相反。

我們上班下班後,他們才開始畫漫畫。我很想加進去,看孝榮要不要收徒弟啊,因為那時候,我屬於排版員,沒有機會可以畫漫畫,祇在家裡自己畫。直到現在出版社工作,看見很多出版都做到不錯,所以這一次就出這一本書看看有甚麼好消息。


黃:之前不曾出書嗎?就是多年來才出這本書?

史:之前我不曾出書。有一段時間,我呆在廣告界,沒怎麼畫漫畫。也曾經與當時在《中國報》工作的傅大偉,一起接替孝榮在《中國報》畫漫畫的版面。那個版面很多人搶的!

那個時候,孝榮休息了一段時間,就出現了丘光耀及郭豪允,一起畫鬼故事。之後,孝榮又執筆重畫香港的漫畫稿,我就開始接《中國報》漫畫版位當鎗手,這件事情很多人不知道。


A:哦,原來你做鎗手的。

史:後來,稿是畫了,但很多錢都沒有收到,可能收到的都是屬於主筆吧。

黃:沒有付錢啊?

史:報社有付錢。其實,那段時間是在鍛練畫漫畫的技巧。直到現在,又想有一個這樣的機會畫漫畫。很高興,我又再畫了。以前在《漫畫週刊》的時候,那些漫畫人都很熱誠,譬如楊孝榮、余永勤。我記得馬榮成剛剛離開黃玉郎的時候,他出了一本“漫畫集”。那時很多馬來西亞漫畫人也搶著做“漫畫集”。

黃:甚麼漫畫集?天下畫冊啦!

史:那時郭豪允親自到香港買馬榮成畫的這本書,每個人就等他回來囉!哦,書沒有我們的份,給誰、誰、誰了,那時候,很渴望。

後來,在漫畫界沉了之後,認識了一個老板,在他那兒買了一本《漫畫全集》,非常高興。後來,有一段時間,我跟著周勝(香港漫畫人來馬來西亞發展)做兼職。那時,我全職做廣告設計,兼職做漫畫。

後來,我和衛明製作了一本書。所以,真正在漫畫裡面,我沒有熬過甚麼苦。我不同啦,那時跟著周國強他們,他們吃飯吃粥我都跟著。

森:你是比較幸福的一群。

史:算是啦!

黃:德業是《星洲》集團美術組的一個成員,替《小星星》畫小雲小吉。

佳敏:還有畫時事漫畫。

俞:時事漫畫最近才開始。

黃:他走的路線和在座的各位不太一樣。畢業後,找工,然後就在大機構裡工作。他走的路,有他的期盼。不過,哈哈~我看過他的專訪,回家看VCD,沒有畫。證明林炬秦說得沒有錯,我們漫畫人自己也看VCD。

(1.9 MB)(QuickTime)(俞德業)
俞:我印象中以前的漫畫人都轉行了,都沒有繼續出漫畫書,做出版社。如果出漫畫書,行得通嗎?

森:如果是合訂本,久久才出一本,可能一年裡面數本,說不定還可以。如果定期連環圖,首先你要問自己你每天可以畫多少張,不容易的。

黃:《小星星》是怎樣?一個星期一次?

俞:對。

黃:是天天做,祇不過是一個星期出版一次。其實,他所講的是個困境。每個人都能夠出單行本,最好能夠每個月或兩個星期出,陸續出版下去,有沒有發達不重要,最重要能夠維持生活,不要每天還是吃美極麵。

能夠維持下去就好,每個人都是期望這種東西。


佳敏:我訪問10個漫畫人,9個的未來計劃都是希望能出書。

黃:其實,出書和寫作一樣,和搞音樂的人一樣。想著自己做這一行,就要有個交代,要在這個時間路程裡,有一個很實在的東西記載,告訴自己有自己的產品。做音樂的也一樣,好像李宗盛,久不久他就出他寫給別人唱的歌,他所製作的歌,他自己唱,再多寫3首,就出專輯。

森:然後沒多久老了就結束。所以你講每個人的理想都是這樣,最好有一天能夠做到定期出版。每個人都在想,我也是在想,所以我直到現在還在畫,沒有停。

現在,我已經改變了作畫方式。好像林鉅秦講的,現代人的娛樂是看VCD、打桌球、唱Karaoke。現在我一定要你看漫畫,對嗎?好,不要緊,我不一定要畫漫畫,我畫一些老板想要的漫畫,就是協助老板賺錢。

問老板怎樣可以賺錢。可能一些大老板比較多錢,就可以投資多一點,畫好一點的東西,推去市場賣;小的老板可能出少一點錢,他就沒有要求這麼高。他要這類東西,你收少一點,就可定期要多些稿量,你提供作品給他,他可以陸續出版。

有這樣的老板,兩方面都有保障,你可以定期有飯吃,定期有得畫,慢慢進步。然後,他又可以確保他的書賣得有錢賺。這些要考慮很多方面,你要出漫畫,要畫漫畫,要畫得很美。兩個月才畫一本出來,出去讓很多人覺得很美,但是如果不好賣,老板虧大本,他也不要再出了。這是最大的困境。

其實現在我見過很多出版商,他們是要做漫畫的。但是我自己也是畫不出來。主要一點是他們出的價錢不高,但他不介意你畫得稍為偷雞一點,這些老板就是這樣。因為現在還沒有市場,先做一些比較低階層的東西出去賣,等賺到了,錢滾回來,滾一個時期,基礎都穩了,然後就慢慢畫,越畫越進步,越畫越快,這樣就有機會發展。

可畫一、兩年,大家可以維持生活,雙方皆可以賺。等到有個名堂,大家才來做一些比較好的產品。我認為這樣的方法是對的,因為沒有人肯拿大筆錢出來投資。沒有老板肯拿100萬出來投資,然後5年後沒有了都不要緊,沒有老板要這樣的投資。

每個人拿錢出來都希望下個月有錢賺。好像我的情形,我現在畫不完全說是連環圖,我畫一張A5尺寸,裡面畫3格,有時2格,有時1格,但畫很多動作。自己想一個方式來給他,卻不像馬榮成那種風格,突然間停止好像畫電影,我們用文字來配合。像走回以前中國式的連環圖,多一點文字來配合。

但要找一些大家熟悉的神話故事,如孫悟空,把他改編加一點科幻、加一點趣味性來吸引讀者。現在,我畫的稿,己經完全沒有起草稿,省回很多時間。畫一本40張的漫畫,一天時間可以畫完。這樣我就賺到了囉!他一頁給我10元也不用緊,我一天有400元。

老板要這樣的東西,我給你這樣的東西。最重要雙方都合作愉快,然後我就慢慢進步。我有足夠的時間,一定畫得更好,一定要有這樣的策略。如果你說要畫到像馬榮成這樣,一個月才出一本,稿費給你200元一張,他怎樣給你。

畫一本書40版,他要給你8000元。如果這樣付給你,不是要印5萬本才能回本?如果祇賣2000本,就完蛋了。但是那便宜的方式,才給你400元,然後印刷3000,賣2000本,有得賺喔!這樣一個月出版10本,這邊賺500元,那邊賺500元,10本就賺5000元,就可以繼續出版。

出版商不和你談甚麼馬榮成、黃玉郎的風格、畫功,他不要那樣的東西。不是說沒有人要買漫畫,祇是目前沒有能力去開發這種市場。在起稿方面省回時間,鉛筆、膠擦也不需買,投資就少了,祇買紙、筆、墨罷了。

黃:德業,可以嗎?

森:我給一張你看(拿出幾張圖讓大家看),我現在祇畫漫畫、插圖、繪製地圖,都是有教育性的。

林:彩色也是自己填?

森:自己填,自己做的。所以說,遇到困境,要改變作畫的方式。

黃:剛才你有甚麼要補充?

俞:剛談到攻不進市場,畫到沒有香港的那麼美,那麼複雜。如果集合所有漫畫人來製作一本書呢?

森:其實80年代都試過了。以前有想過要集合的,只是說集合這些人的力量哦……,我問你,如果我集合你的話,1本書100頁的,找一個老板來出版,你畫5版,你要收多少稿費?

俞:沒有,在當中選一個主筆,其他都願意做助理。

黃:這其實跟做音樂一樣,一個Band這樣。

森:差不多一樣。到最後你可能祇做到每年才出一本,突破不到那個困境,永遠都出不到單行本。

黃:德業的意思是要湊集一本本地漫畫人的漫畫?

A:像“同人誌”也是有。

俞:也不能這樣講。

黃:能夠賣錢是最好啦!

俞:是。

史:叫好叫座啦!我有一個補充,就是原本《一粒球的故事》應該是他畫的(指俞德業)。

黃:不明白?

史:原本那本書裡面的故事是有他的。

黃:沒有啊!沒有看到他畫。

史:後來沒有。

黃:哦,原本他是接球的其中一個人啦!

史:我佩服他的速度哦!在我要求裡,他真的能夠做得出來。

黃:那後來為甚麼沒有了?

史:內容方面問題。

森:甚麼問題?

史:因為需要改進,而且到最後也是趕不及,所以變成沒有辦法之下,大家就妥協。

森:其實有沒有發覺到,以現在的出版社所能給的價錢,配合漫畫家所能畫的稿量,是不夠負荷的。這是一個困境。

A:我是覺得市場委縮是肯定的!可種可能性不是一個,可以更開廣一點,不一定是這種作法。好像俞德業,他選擇進報館,他認為報館可以增加他的知名度,這樣以後他的發展空間可能就可以從這邊出來。

史美星就選擇在一家出版社工作,我覺得《大將》的策略很好。像《星洲互動》也是其一,我們不需要限制自己。我覺得重點應該是如何提升自己的技術。現在互聯網這麼普遍,讀者不祇看本地或香港作品,他們也看外國作品,接收越來越多資訊,選擇更多。

你唯一能夠再“站”下去的方法,就是提升自己。商場的策略也肯定要有。當然,我覺得這裡每個人選的路都不一樣。我想大家會走這條路都是有自己的目標。

(座談會總結)黃:進入總結階段,我們來看看未來要怎麼樣。

像《星洲互動》的情況,我們現在成立漫畫網站,做了第一套漫畫《蝠仇》。我們嘗試從平面媒體,就是印刷媒體和電影之間,找出新的突破。台灣有阿貴就是其中一個。我們想結合flash及平面。阿貴的漫畫完全以flash來呈獻,不能拿去印刷。

以電影的一些手法,加上電腦的技巧,再用回漫畫人原本一些平面的,造就一個新的產品出來,這是我們嘗試的方向。

回到漫畫人本身,我們一直希望更多漫畫人加入我們的陣容。我們提供宣傳。史美星要聯辦《一粒球的故事》推介禮,我們就給他。

我們有很多仲介商、網站經紀,和他們簽了約,有新的東西就要通知,他們替我們找買方。這完全是一個新市場。我們有新的產品,就把新概念給他們,本來是替我們賣新聞罷了,現在擴展至賣漫畫。

回到最現實的情況,新媒體的出現,對現有走過70年代、90年代,來到21世紀還活著的漫畫人、讀者像我之類的,是一個衝擊。我們不是要看這衝擊會帶來甚麼影響,或者想著怎樣保護現有的作業方法。我們應該想想,除了不要被淘汰之外,還要開拓更大的市場。

譬如說互動版,一拳打下去就有聲音出來,像遊戲一樣,不像看一般漫畫書,黃玉郎也在做這方面的研究。《龍虎門》原屬文化傳訊,祇給他若干年的版權重出新傳,過後會收回,這本書落在黃玉郎手上就精彩得很,因為黃玉郎本來就是這本書的主人翁,在他手上,龍虎三皇又紅了起來。現在他們也在積極搞互動版,我們也應從這方面探討。

A:我們公司曾經有多媒體的部門,弄了兩年,沒有甚麼成績。我覺得有這樣的概念是很好啦,把漫畫推到更遠去。

黃:最後,你會發現漫畫不再是漫畫,可以說是動畫。它原本的基礎是漫畫,但加進了不同的東西後,它可以演變成遊戲。

森:我看首先本身的內容要吸引人。

黃:黃玉郎的漫畫書內容,有些也是不大好。

森:也是賣啊!

黃:故事結構他一定捉得到,他是作故事高手。《神雕俠侶》100集完就完,《天龍八部》那麼厚的6本書,也是100集,雖然尾聲有點草草了事。不過,以黃玉郎的名,他的書銷量祇少一、兩萬本。

現在我們感謝林鉅秦幫我們談了一本“佛光佛教高僧漫畫集”的書,我們在想,放一些木魚、誦經的聲音,會讓別人有新的感覺。東西是這樣開始的,到最後就有一個新的市場。

史美星,你的一粒球,有甚麼意見?


史:之前,我曾和你談,看看《一粒球的故事》能不能做到這一類的東西,因為之前我在《蝠仇》看到了一些效果。我們先做一個特別的,就是說你來的話,你就能夠得到一些東西,但是限量發行。

我在這本書推介禮的時候,做這個東西。如果反應好的話,等我走全馬的時候,我在媒體上能夠宣傳到這些新東西,讀者就會對它有印象。其實這個互動,讓你可以感覺到兩種不一樣的效果。


黃:我出席“亞洲報業科技大會”那批人搞科技又搞印刷。他們也承認這一點,報紙要有互聯網絡,但也不能認為有了互聯網絡,報紙就不存在了,這是不可能的,它們是相互影響,互動的。

A:我們是不是需要一些更完整的,因為有時我們有概念,可我們不知道真正能夠去多遠,到最後他的成效有多大。

黃:“兵馬未動,糧草先行”,兵和馬沒有食物啊,不開車的,就是希望一齊推動。好,今天我們的《漫畫人‧漫漫30年》座談會,就到這裡為止,謝謝大家的出席。 (星洲互動‧報導:林素玲/鄭佳敏‧2001/04/06)


  • Maxis 012 註冊用戶可通過手機訂閱《星洲簡訊》新聞配套。訂閱24小時後開始為您傳送最新消息!方法:輸入BUY SINCHEW傳到26000,月費RM5.00,更多配套按這裡
  •  
    私隱政策聲明 | 導航 | 輔助 | 關於我們 | 聯絡我們 | 漫畫網簡介
    星洲互動有限公司◆版權所有◆不得轉載 Copyright © 2004 Sinchew-i Sdn Bhd. All rights reserved.